摊死在可可杯中的废材棉花糖♡

懒癌末期患者ヾ(¯∇ ̄๑)
【全职】张佳乐
{双花}
【凹凸】卡米尔
{雷卡}
【b站】西瓜jun/沈谧仁( ̄^ ̄)ゞ
【王者】扁鹊
{白鹊/范金/云亮/鲲庄}
【魔道】薛洋
{晓薛/忘羡}
【天官】慕情
{风情/权引/谷戚}
【食契】北京烤鸭/牛排
{排酒/甜咸}
【绿蓝】灰羽
{永灰}
皆可逆不可拆
小学生文笔 更文极度缓慢
谢谢关注与喜欢哦亲(ノ*>∀<)ノ♡

头像@岚音❀洛府的一只猫

【白鹊】虹膜异色梗

*cp白鹊(微云亮、狄芳)
*he
*虹膜异色梗
*图是同学画的(算是合作?)
*李元芳迷妹可勾搭画师 @岚音
*画师属于芳芳痴汉注意

*最后最后分割线后还有两、三句!

*以下正文*


昏暗的房里,扁鹊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
在浴室的镜子前呆愣许久,瞪大了双眼,本身苍白的肤色变的更加惨白。

镜中的自己,双眼的颜色出现了明显的落差,左眼还是原先的绿色,而右眼变成了蓝色。

那是澄澈的蓝,扁鹊只能联想到一个人——李白。

身为医生的他,也弄不清为何会突然产生这样的变化。只好上网查找资料。

【当发现喜欢上一个人后,虹膜会慢慢变成那个人的颜色。并在这7天的时间渐渐失明。
若收到肯定的回答,视力才有可能会恢复。】

手无力的垂下,手机摔落地面。

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呢?

似乎是在不知不觉间。

那又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呢?

三天前。

今天是第四天了啊,我究竟浪费了多少时间。

三天前,在李白一如既往找扁鹊去吃饭时,那个他在意很久的女孩终于靠了过来。每次出去都能看到相同的身影,能不去在意吗?

她挽住李白的手臂,低著羞红的脸,在李白耳边说了些什么。李白笑了,接过她递来的牛皮纸袋,她小跑着离开,那头冰蓝的长发……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每日都能看到她远远的跟在李白身后,小心翼翼不想被发现似的,有时还能瞧见她拿着拍立得朝这拍照。

怎么看,都是喜欢李白的吧?

原本以为只是暗恋,没想到两人感情还挺好的。

「李白。」

「怎么了?」

「她是谁?」

「啊,一个认识的妹妹而已。」

「……那,你有女朋友了吗?」

「怎么可能会有,喜欢的人倒是有哦!」

眼前的人笑的相当温柔,眼中溢出满满的宠溺。

这不干我的事……可为什么会那么难受?





原来,我是喜欢他的?

怎么可能,太可笑了。

他向往着自由,有属于自己的天赋,还有那满腔的热情,也不缺追求者。

美丽的女孩有太多太多,而大部份人,都被他深深吸引着。

包刮我。

我不该耽误他的幸福,在过几天,就只剩一只眼的视力了吧?

这样该怎么忘掉他?
害我失明的人,该怎么忘掉?


双眼不同调的视力,严重的影响了扁鹊的生活。他曾想过配个单片眼镜,却又想到在七天后,一切都没有必要了。

他能做的只有一天天浑噩的生活,并试着忘掉李白。

「小医生~~在吗?」

他赶忙用绷带绕过头部裹住右眼。

「小医生,这是怎么了?」

「不小心撞到了……」

「这么严重的吗!?」

「不会!没伤到眼睛,你别扯我绷带!」

「……越人,你不是那么粗心的人,李某不愿你受伤。」

「以后,多加小心。李某会难受的。」

那人将他圈入怀中,抵着他的后脑让他靠向自己的胸膛。稍微抬头,可以瞧见那满是心疼的目光。


你对我这样温柔,我又该如何忘掉你?

到处游走之时,路过了卖花的摊子。扁鹊随意的到处看了看,长着大大耳朵的店员走过来向他搭话。

「是准备送人的吗?」

扁鹊摊着一张冰冷的脸,没有回话。

「是……喜欢的人吗?」

「!?你怎么……」

「因为,我也有喜欢的人哦。」

他凝视着眼前的茉莉,等到店员再次开口。

「他是男人,是我的老板。总是喜欢威胁我,老扣我工资。啊,你喜欢茉莉吗?」

「还好。」

「你是我的生命,是茉莉的花语呦!」

「那……最孤独的花是哪个?」

「最孤独?彩叶草吧……绝望的恋情。」


扁鹊抱着彩叶草离开前,依稀听到了在店外打理的男人,带着浅浅的笑容说着。

「傻瓜,不给你工资……是为了留住你啊。」

那是没有其他人能听到了音量,真羡慕啊,扁鹊想着。

但也真痛苦啊……没人敢搓破的双向暗恋。

不然那男人为何,要带着眼罩?



「越人,你心情不好吗?」

第五天了。

庄周很担心友人。

扁鹊不爱笑,但总会有那么几次。露出浅浅的微笑。

这几天,却连那一点点的微笑也消失了。

「我没事。」

还是一样的回答。

友人离开后,他无力的瘫倒在床上。

一把扯下脸上的绷带。

他无聊时,喜欢折些小东西。他用包药粉用的白色药纸张折了好几朵茉莉,小盒子装不下了,就干脆堆在桌上。

【你是我的生命。】

身为医生,救了多少人。

此刻,却救不了自己。


混到了第六天,他什么都不想做。

是人都会想从痛苦中解脱,他现在只想离开这里。

【李白,我要离开了,如果有看到的话,帮我照顾我的盆栽。】

带走的,是孤独的心和冰冷的药材。

留下的,是满桌的茉莉和一盆彩叶草。


他把纸放在茉莉花堆旁,背起随身的包包,出发了。

「庄周!你看到小医生了吗?」

「越人他,怎么了吗?」

「他……可能真的受够我了。」

长安城,一名棕色短发长相清秀的男子,醉倒在城墙边。

脸上留着泪痕。





「他的伤……能治好吗?」

男人紧握着床上伤患的手。

「再给他一段时间,不会有问题的。」

「这样啊,太感谢你了。」

「不必,我还要谢你愿意收留我几天,等找到居所我便会离开。」

「您救了我的恋人,这点小事还不够还您恩情。」

「两位的关系是……恋人吗?」

「是的,在下赵子龙。您是?」

「扁鹊,无需使用敬语。」

「大夫你,也曾有过心爱之人吧?」

扁鹊愣住了,许久后才开口回答。

「我的感情……不如你这般顺遂。我曾有过最信任的人,唤他为师,为他做任何事,他却……并不希望我存在。我也有了深爱的人,他带我走出了那段一心想着复仇的时期,只可惜我必须离开他。」

「为何要离开?」

「他是个很完美的人,也人人的知道他的好。追求他的女子太多,我不该妨碍他的未来。」

赵云笑了笑,抚上伤患的脸。

「我的小军师,也曾这样。他患了一种病,会改变瞳孔的颜色,最终失明。我还记得那时,他对我说『我只要待在你身侧,便是幸福。』但他却不知道,我一直追逐着他。」

「缓也……患有此症。」

扁鹊将绷带卸下,露出那只已经开始浑浊的眼瞳。

「既然都决定离开,不如和那人说清楚吧?被拒绝了再回到我这边,小军师会很欢迎的。」

「已经来不急了。天要亮了,最后一天了。」

「别留下遗憾啊。没有来不急,若对方是小军师,大不了我养着。」


一夜的忙碌,让扁鹊累的睁不开眼。到赵云替自己准备的房间躺下,脑中却不断浮现那人的身影。


扁鹊还记得。

他们的初遇。

在医馆门前醉倒的男子。

也还记得,李白一天天带他走出过去。

他渐渐不再想起徐福,只剩下李白的身影冲刺着他的思绪。

他记得友人吐嘈两人过度亲密的互动。

更不曾忘记过,在他面前心跳的感觉。

然而,一切都太晚了。

他只能看见最后一丝的光线,却想用那只眼,好好看着李白的容貌。

不甘,自己同样爱着他,为何要将他让给其他女子?

为了他的幸福。

可……扁鹊不愿如此。


我是自私的医师,是不能存在在世上的……自私的家伙……
所以,我可以去见他的吧?

只是为了自私的自己。

诸葛亮房里的赵云,被猛地敲门声惊醒,见扁鹊道了别后匆匆离去的身影,笑了笑。


傍晚时,下了大雨。

他来到李白的住处,却找不到人。

去了所有李白常去的地方,都不见他的身影。

一把扯掉被雨浸湿的绷带。

那只眼……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了。

他颓废的步行到友人的住所。从庄周那得知,李白看到那张字条后,浑噩了一天。突然出发去寻找他了。

扁鹊在庄周家住了一夜,之后回到他的医馆。

他在等李白回来,每天都在折茉莉花,这份心情,不知能否传到他心中。

一切仿佛回到往常,种种草、折折花、帮别人看病。

这一个月的时间,庄周时常来看他,看他一天天敞开的心,看他坚定李白一定会回来的眼神,看他决定把心事向对方说清时的笑容。

他也时常去那间花店,去找那个叫李元芳的店员聊天。那个小店员一直都很有精神,有时聊的太久了老板狄仁杰会出来抓人。

狄仁杰已经没在戴眼罩了,那是双相同颜色的眼睛。

那两人,终于捅破那道墙了吧。

小店员在漂亮的花店里包装花束,男人在一旁看着他,嘴角浅浅的拉起一个弧度。

如果扁鹊擅长绘画,一定会把这美景画下来。如果他会写诗,定会写下属于这两人的诗篇。那是清淡的生活中,满溢的幸福。



再次见到那人时,早就舍弃了日常在眼上缠绷带的行为。

「小医生,你的眼睛……」

「李白,好久不见。」

「这……失明了?」

「你可曾听说过这样的病症?」

「李某曾在酒楼听过……多少天了?」

「39天左右吧?已经记不清了。」

豆大的泪,自眼眶溢出。

那却是李白的泪水。

「越人……李某对不起你……。」

「是缓擅自对你动情。」

「不……李某生活一向随性,唯独喜欢你这点,格外小心。李某应该……早些向你表露心意的。」

「没有来不急。」

扁鹊笑了,这是李白看过最美的笑容。

敌过世间万物,就连酒楼中的美人都远远不及此刻的扁鹊。

而在李白眼中,扁鹊一直都是最冷艳的那朵花,在高岭绽放,必须小心翼翼的认真对待。放了所有的感情作为肥料,那朵花,定是世上最美丽的。

「太白。」

「我认识了一个人。他曾说过『没有来不急,若是他的恋人失明,大不了他养着』。」

「越人,你愿意让李某,承担这责任吗?」

李白是笑着的,却无法抑制倾泄的泪水。

扁鹊点了点头,眼中溢出最温柔的色彩。

「小医生,李某心悦你。」








李白搂着身旁熟睡的人,抚上那人颈边的红痕,那是昨夜刚留下的。

瞧见床台上那盆彩叶草,眉头微皱。

轻轻吻上那人的唇。

「小医生,该起床喽。」

还未清醒的扁鹊在李白颈窝处蹭了蹭。

「李某先去准备早餐吗?」

「不准。」

「不饿吗?」

「饿。」

「那早餐……。」

「你做,但不准动。」

……

「等下再去……」

李白吻了吻扁鹊的发丝。

将他紧紧拥入怀中。

他采了扁鹊这朵花,必会宠着他。



——————————————

子龙哥哥变成人生导师了呢!(#

原先只打算写白鹊,但小医生的心太封闭,老觉得需要有别人的故事,让他慢慢走出。

我也想给每对cp一个好的结局。

*昭君姐姐给李白的纸袋,装着是小医生的照片,你们信吗?

嗯半夜不睡觉的产物
贼喜欢写文写到天亮www
然后一样!
*喜欢请按下小爱心(´∀`)♡
*然后再顺便按个推荐(♡˙︶˙♡)
*有人愿意关注如此低产的我吗?

*喜欢封面图揪去戳画师太太! @岚音
*太太她可爱又不失霸气!温柔随和又不失自主能力!

——————————————

「这里是扁鹊的医馆吗?」

「在下赵子龙。」

「我带小军师来看你了。」



「太好了,似乎过的很幸福呢。」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