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死在可可杯中的废材棉花糖♡

懒癌末期患者ヾ(¯∇ ̄๑)
重度CP洁癖
小学生文笔 更文极度缓慢
谢谢关注与喜欢哦亲(ノ*>∀<)ノ♡



头像@岚音❀洛府的一只猫

【晓薛】忘爱症候群梗

*CP:晓薛only
*忘爱症候群梗
*最后别急着离开!文尾附上原作向(伪)段子!!

*我不知算be还是he。。
*另类的he?

*爱薛洋没任何异议,我不管大家怎么黑他。对我来说,他不需要任何洗白,他能被大家恨,也同时拥有被薛家妹子爱的权利。

*我想在那年阻止他去送纸条,想每天和他一起吃糖,想吃他削的兔子苹果,想让他感受到不一样的温暖。

*以上与内容无关

*我时常在想,如果小星星在宋道长出现那日,拉住薛洋的手,让他没有一个人去买菜的话,会是如何。


*以下正文*

「阿洋?」

薛洋把自己的还眼睛给了晓星尘。

「这里是哪?」

「竟然把我们的家忘了,这可不行啊。」

是的,他们的家。

这些晓星尘都不记得了,但薛洋不会忘。

那日薛洋耍赖,想用抽签逃过买菜,虽然最后还是由他去了,晓星尘想着,其实大可自己去,还能顺便偷带些糖回来,这少年定会开心。

他伸手握住少年的手,惊觉不对,这少年没了小指。

他起了疑心,他正好认识个缺了小指的人,多方质问后,薛洋终是不想再欺骗於他,宋岚见情况发展至此,也不多藏。

他不知道薛洋骗他是为了什么。

但他知道自己已经习惯了有他在的生活。

他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喜欢上这无名少年。

他知道少年在这段时间,都乖乖待在自己身边,并用这催眠自己,薛洋已有改过之心。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揣过薛洋,为他档下一剑。

阿箐惊叫出声。
宋岚慌了。
薛洋更慌。

他不顾自己的伤,把晓星尘运到床上,为他包扎,伤到的位置挺严重,再加上对方并非普通人,那剑可是宋岚怀着杀死薛洋的心刺下的!!!

宋岚就在原地看着薛洋做这一切,阿箐更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晓星尘的意识有些模糊。他看不见,但能听到那人在自己耳边低喃。

「你不准走。」


晓星尘转醒时,薛洋早准备好兔子苹果,想着就算晓星尘不愿见他,也至少在最后做些什么。

他更想厚着脸待在晓星尘身边。

谁知晓星尘竟只剩片段的记忆。

他记得他喜欢这人、记得多日伴他身侧的人叫薛洋。

却忘了薛洋之前所做的种种。

「晓星尘,你醒啦。」

「这是我的名字?这是哪?」

「道长,你怎么能忘了我们的家?」

「抱歉,阿洋。」

晓星尘伸手抚上薛洋的脸。

「道长还记得我啊?」

「记得,但不记得你究竟是我的谁了。」

「你可是阿洋的恋人啊……」



「道长,你会想看我的长相吗?」

「其实……还真挺想。」

于是薛洋把眼睛给了他。

他发现晓星尘能记得的东西越来越少,若能看得见,便能把事情记在纸上。


「我是谁?」

「晓星尘,我的道长。」

「这里是……哪?」

「义庄,我们的家。」

「阿洋?」

「嗯,是我。」

「可真神奇,我记得你的声音,记得与你的过往,却不记得你的长相。」

「那道长觉得我的相貌如何?」

薛洋笑着,并非含蓄的微笑。

他这一笑,夺去的晓星尘的目光。

「甚好……敌过世间所有美人。」

晓星尘也笑了。


薛洋每天就是粘在晓星尘身边,吵着要糖吃。

一旁的阿箐看着晓星尘沈溺于这样的生活,也就不多言什么。

宋岚更是极少来监视薛洋了。

「道长道长!多买些苹果吧!」

「道长!我想吃糖,这么点怎么够?」

「阿洋喜欢吃糖吗?」

薛洋怔了下,笑着答到。

「阿洋嗜甜,道长你可别忘了。」

薛洋发现晓星尘会把每天的事记录下来,每天睡前提醒薛洋,一定要先把这本日记给睡醒的自己看。

晓星尘总是阅完日记,才笑着与他打招呼。


【恋人名为薛洋,嗜甜。
每日要给他一颗糖吃,不然会闹腾的。

每晚要提醒他把日记给明天的自己看。

另个女孩叫阿箐,会和阿洋斗嘴,这时要让着阿洋。

友人宋然偶尔会来一次。

我好像患了什么病,每天睡醒会忘了许多事,但绝不能忘记阿洋。】

每天早上,晓星尘总用溺爱的眼神看着薛洋,表情却显得有些错愕。

原来是已经忘了薛洋的名字。


他试着去寻找治疗方法,但终究是无果。

他曾庆幸晓星尘忘了他的过往。

现在他只感受到刺骨的痛。

他不愿被晓星尘遗忘。

他缺乏安全感,没个归属也没个依靠。

若是哪日,晓星尘连对他的溺爱都忘了,他又该如何求生?


「我说你恋人这可是患上绝症了。」

「忘爱症候群。」

「他会忘了与你有关的一切,越是喜欢就忘得越多。」

「但唯独这份感情无法忘却。」

「也不是不能治,你离世的那刻,他全都会想起来。」

晓星尘抚上薛洋的脸,拇指在他颊上拭着。

这日,薛洋没有马上把日记给他看。

「你叫什么名字?」

薛洋苦笑。

「薛洋。唤我阿洋便好。」





「阿洋,你这是……」

「都成那么久的恋人了,这事有什么好奇怪?」

「道长……最近发生了点事,阿洋心里难受。」

「你陪陪我可好?」

他攀上男人的身体,衣服滑落一地。




晓星尘醒来后没见到薛洋。

心尖上惦记着有多喜爱那人,却不记得那人是谁。

更是找不着那人的身影。

他在这陌生的房里找了许久,最后找到了日记本。

【阿洋今天找医生来了,说我患上了绝症。最后,会把阿洋忘了。治疗方法是阿洋的死。

他的表情看着很危险,我让他千万别妄想轻生。】

「你可曾见过一人?九指,嗜甜,扎着乱乱的马尾,嘴里还有小虎牙。」

「我在这义城生活多年,不曾见过此人。」


「你可曾见过一人?九指,嗜甜,扎着乱乱的马尾,有小虎牙。」

「记得阿,他时常在我这里买苹果,上次还教我切兔子苹果呢!但近日都没见过他……」


「我在寻一人,九指,扎一散乱的马尾,嘴里有虎牙,你可曾见过?」

「他可是我糖舖的常客啊,今早才来我这买了糖,说是最后一次来了。」

………………
…………………………
………………………………

「我在寻……我的恋人,九指,扎着散乱的马尾,有着虎牙。不知可曾见过?」

「那人不久前在我们店歇脚呢,寄了东西在这,说是晚些会来取。」

晓星尘打开被薛洋用黑布綑紧的东西。

是降灾。

他在这等了许久,终是等到了人。

薛洋是去通知宋岚了,之前把阿箐送去了宋岚那,现在又要两人回来陪晓星尘,带着降灾怕招宋岚怀疑,现又来取,怕是做好离去的准备了。

晓星尘拥住薛洋,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我曾想救赎世人,但我发现,我连自己都教不了。
现在的我,没了你,连自己都救不了。
阿洋,我知道你很难受。
但能否让我任性些。

你不准走。」




「道长!我和宋道长来看你啦!」

「呀你这坏东西!道长!他把我的糖抢去了!」

「要是有需要,我倒是可以帮你了结。」

这话是宋岚说的,语气平平淡淡,不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怨,到像是在开玩笑。

「我都快习惯带着阿箐来看你们两了。这都过了那么久了。」

「我也差不多都习惯了。」


道长,我叫薛洋。

我们是恋人,我喜欢吃甜的,今天的糖你还没给我喔。

道长,今天我们先一起去买菜,然后你来做菜,我来切水果。

之后小瞎子会来。

哦就是个很吵的丫头。

道长道长,我好喜欢你啊。

没关系的,忘了也没关系。

答应我一直待在我身边就好了。

反正你会一直喜欢着我的对吧?


是啊,每天早上的日常。

我已经习惯了。

End.

————————————————

这到底算be还是he我也不清楚。

我想做义城糖舖的老板,看着洋洋拉着小星星来买糖!

原本在码白鹊,结果跑来码魔道了www

*日常乞讨小爱心和推荐♡♡♡♡♡*

我知道我低产,所以关注我似乎没什么用。。。

大家能喜欢这个tag,喜欢这个人,喜欢这对cp我很高兴。

是的,我很高兴可以和大家一起吃粮,和大家一起为了同一个角色疯狂。

一起帮洋洋和小星星打造一个家。

*下面是原作向(伪)小段子!
*上课不专心的产物
*与本文无关

————————————————

\说书人\

「握碎的那颗糖,
是残缺的幸福。
像薛洋这人,
还醉于骗取而来的幸福中。」

「这故事,就说到这了。」

「叔叔,这薛洋好蠢阿,跟着个瞎子能有什么好处?还想着去救他做什么……人家道长可讨厌他了啊!」

说书人笑了笑,答道。

「他或许只是,很单纯的喜欢和道长在一起的生活而已。」

评论(10)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