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死在可可杯中的废材棉花糖♡

懒癌末期患者ヾ(¯∇ ̄๑)
重度CP洁癖
小学生文笔 更文极度缓慢
谢谢关注与喜欢哦亲(ノ*>∀<)ノ♡



头像@岚音❀洛府的一只猫

【白鹊/凤瞳】仅有一道的伤痕

*cp凤瞳(凤求凰x救世之瞳)、少量鲲庄、更少的云亮

*注意避雷

*这也能被吞?再发一次

*视角……鹊鹊师父讲故事给鲲鲲听?

*鹊鹊和亮亮的衣服请自行脑补,与其他人同样是古风的

*注意!!非原创设定!!!是之前同学看到的

*设定:你身处一个只要说谎,说谎者就会获得一个疤痕的世界。
谎言越大,留下的疤痕就越大越深。
某日你见到一个全身只有一个疤的人,而那是你所见过最大的疤。

*再次申明设定非原创

*个人认为,每个外观的性格都会与本体有些出来,既然名为「救世」,便不会如怪医一般那么的……傲娇炸毛?

*日常短小

*【be】抱歉

*文尾日常附上赠品(白鹊、鲲庄、云亮、狄芳)

*注意避雷



*以下正文





「师父,这道伤痕是怎么来的?」

「想听?」

「想。」

被唤作师父的那人,人们唤他扁鹊。

清秀的眉目,奶白色的肌肤,银发,赤瞳。

未着衣的身子上,有着道骇人的疤痕。

从左肩裂到右腹。

心口处最宽,伤的最深。

「不过是个可笑的故事罢了。」

他轻笑。

开始说起他的故事。


曾经,有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他发育的比同年龄的孩子慢,又严重的营养不良。

他没有家人,其他同处境的孩子都只想着生存,他却想着学习。

他看着一起流浪的孩子在他眼前病逝,那时,他想着自己何时会有同样的下场,又想着该如何挽救。

他想学医,想救人。

我在一间学院的窗边蹲了一星期,算好了何时会有相关的课。

以后其时间想办法觅食,有课时就准时在窗外蹲守。

在舖子偷了笔和纸本,做着笔记。

终于还是被人发现,是学院的孩子。

那人叫李白,一头银色的长发,清澈的双眸。

李白不举发我,反而交了朋友。

我身边的人,说谎已成习惯,满身疤痕。

而我身上却一条伤疤都没有。

为了求生,偷过许多东西。

却总会承认,然后被乱揍一顿。

被李白发现时,也是果断承认了。

而后,与李白熟悉了,李白总会分我一半食物吃。

他喜欢和我聊些新的事物,还有所有开心的事、气愤的事。

唯独难过的事很少与我提起。

他大概很少感到悲伤吧?

我是这样想的。

「我叫秦缓,但我不喜欢这个名字。」

之后,李白帮我取了个名字,叫越人。

李白还带我去参加过城里的活动,用不多的零用钱买了一些吃的,大部份都塞给我吃了。

我是第一次吃,很是新鲜。

还玩了趟捞金鱼,赠品拿了条蓝色的鱼回去。

遇到来惹事的孩子时,李白也不会让我一个人挨打,要嘛他把人打跑,要嘛反抗不成,一起带伤。

我小小只的,李白喜欢把我护在身后。

更喜欢让我坐在他怀中。

我生活的地方,治安杂乱,免不了比较淫/靡的场所。

偶尔不免会瞧见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衣衫不整的身体。

我却不曾有过兴趣。

现在坐在李白怀中,却无法控制自己乱了的心跳。

我喜欢看他舞剑。

喜欢听他咏诗。

喜欢盯着他的脸出神。


我知道李白身上仅有2、3道浅浅的疤痕。

知道李白对感情认真,可以托付。

却也知道这份感情不被世人所接受。

知道他受女孩子欢迎,不该耽误他。

我必须放弃与那个人的未来。


我欺骗自己。

骗自己不喜欢那温暖的人。

骗自己不喜欢李白。

我身上有了第一道疤痕,在心口。




「您还好吗?」

他见扁鹊情绪不太稳定,打断了故事。

「抱歉,剩下的下次再讲好吗?」

「好的,那条鱼是我吗?您说过我是鱼变的。」

「是。」

「师父,喜欢男孩子究竟是好是坏?」

「不好,但也不坏。比一般人都累,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痛苦。那份爱慕却不是错的,不能说是坏。」

「徒儿,有喜欢的男孩子。」

「喜欢他,便去追啊。别错过他了。」

扁鹊的眼眶有些红了。





不碰酒的师父喝了点酒

那天晚上,师父的房间传来喑呜的哭声。

那是想放声大哭,却硬是压抑住声音的哭声。




他不再提起这故事,扁鹊却主动开口了。

「说出来,比较轻松。」


两人,就这样混到了17岁。

李白介绍了许多朋友给我。

我的目光却仍只停留在李白身上

后来,曾抛弃我的人回来找我了。

那人叫徐福,最近生活上比较不顺利。

他把我拉进马车里,带到青楼。

卖了。



隔日,马上就有人点名我。

被迫换上煽/情的衣着,擦上粉黛。

送到了那中年男子的房间。


我试着反抗,不成。

身上被摸个遍。

最后跩起桌上的蜡烛,朝那人脸上糊过去。



蜡烛是房/事上用的低温蜡烛,那人没受伤,但吓着了,且痛还是有的,还险些伤到眼睛。

之后……

被用鞭子毒打一顿。

差点以为会这样丧命,却还活着。



一个跟我一起流浪的孩子,他叫赵云,跟李白的同学诸葛亮感情较好。

他把我的事告诉诸葛亮和李白。

之后,李白来找我了。

他说会把我带出去,要我等他。

我深知,等到那一天,我的身子已不再干净。

我会被许多男人碰触,会被迫接受不同的男人。

成了习惯的话,剩至……可能会可耻的上瘾。

所以我拒绝了。

他说他喜欢我。

我说我不可能会喜欢上他。

还……骂他恶心。

我的疤痕……裂到了肩头。

他哭了。

我第一次见他难过。

他吻了我,吻了很久。

然后离开。




隔天醒来后,我已不在长安。

身上只有赵云的信,和一玉佩。

信我还留着,内容也都还记得。


【越人:

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孔明受了伤,我还得陪他。

李白……已经离开了,死于乱棒。

他想把你带走,你不肯。他竟想到给你下药。

你睡过去后,我吸引注意,孔明和李白把你带出去。

也就我受了些小伤,孔明严重些,伤了脚。

后来,有人追出来。

李白为护你,挨了棍子。

孔明无力协助,只能委着脚,把你跩到一旁,他们看不到的地方。

我赶来时……都已经结束了。

我的伤只需擦点药,孔明的需休息几日,而李白……会安顿好后事。

他希望你远离长安,但若你想他了,来找我们便是。

8岁时与你相遇。

10岁时你让我认识了孔明与李白。

认识了挚交也找到了心爱的人。

我很感谢你。

你们对我都很重要。

愿……能再见面,一起去找那傻子。

然后笑他,喝不着最爱的那坛酒。】


那玉佩,是李白母亲给他的。

他曾向我炫耀过

现在,我每日携在腰侧。

我回去过一次。

去找那两人,然后一起去看了李白。

我却还在欺骗自己,骗自己不喜欢他。

又把你接回来后,不曾再回到过长安。




「故事也就这样,很可笑的故事吧?」

「并不。」

「师父你,是喜欢他的。」

「是啊,我在这天,终于肯承认了。疤痕也已经裂到腹部了。」

「傻子……我是喜欢你的啊。」




「鲲儿。」

「师父,我在。」

「你很懂事、很聪慧,相貌不凡,还长得比我高出好多了。
你也算长大了,要做出不会辜负自己的决定。」


「你听师父的话,别浪费了……一生仅有的一片痴心。」




我在8岁被抛弃。

在10岁遇见了你。

12岁时发现了爱。

17岁时你吻了我,我也失去了你。

到现在,我已不敢再去记。

我到多少岁,都还念着你。


你给我的玉佩我留着。

你留下的孩子我养着。

你的吻,也不曾有人覆盖过。

我连名字……都是你给我的。



—————————————————

*嘿又是日常废话

*好久没碰be了,手生。

*码到早上6点,晚点要参加作文比赛。。。
*码文比较重要ww

*其实不知道这对叫不叫「凤瞳」,我一直这样叫的,然而。。你们可以去看看tag,感受下我的孤独。

*现在终于等到凤白反场!!忍不住来码一篇!!

*日常乞讨小爱心和推荐ww

丢给颜文卖个萌(别揍我www

(づ ̄ ³ ̄)づ♡

—————————————————

{李白}

醉于你的眉目

痴於你的笑容

陷於你面具下的温柔

【再香的美酒都远不及你。】


{扁鹊}

你突然的出现

害我的生活不再闲静

害我变得不像自己

害我……

忘了如何孤单的活着

【我早已忘了那行尸走肉的日子。】


{鲲}

最幸运的事是能与你相遇

最幸福的事是能替你作战

最痛苦的事……

莫过於看着你对别人笑着

【其实我更想……将你拥入怀中爱着。】


{庄周}

人生如梦

没什么可留恋的

真要说的话……

也只有那个能让我安心做梦的存在

【有你护着,今天的梦也很美。】


{赵云}

我总是站在你身前

好护你平安

又总站在你身后

深怕挡住了你前进的道路

但我更想伴你身侧

【勇者之事,仍不及你重要。】


{诸葛亮}

你的存在

总能让我心安

那是最深刻的……

刻画在心底的图腾

【离我远点,你的温度总是太炽热。】


(避雷!!狄芳!!)


{狄仁杰}

物理上的束缚

不过是想将你留在身侧

说难听些

只是为了自己的私欲

【工资没收。】


{李元芳}

不知道为什么

长安的美食我全都吃过了

却远远不及於

大人给的那串糖葫芦

【狄大人,元芳今天表现的可好了!】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