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死在可可杯中的废材棉花糖♡

懒癌末期患者ヾ(¯∇ ̄๑)
【全职】张佳乐
{双花}
【凹凸】卡米尔
{雷卡}
【b站】西瓜jun/沈谧仁( ̄^ ̄)ゞ
【王者】扁鹊
{白鹊/范金/云亮/鲲庄}
【魔道】薛洋
{晓薛/忘羡}
【天官】慕情
{风情/权引/谷戚}
【食契】北京烤鸭/牛排
{排酒/甜咸}
【绿蓝】灰羽
{永灰}
皆可逆不可拆
小学生文笔 更文极度缓慢
谢谢关注与喜欢哦亲(ノ*>∀<)ノ♡

头像@岚音❀洛府的一只猫

【白鹊/范金】传说

*CP:白鹊,结尾有剑医

*设定:就。。猎魔人范海辛x小王子,8岁年龄差。

*日常犯罪,我愿意替李白服刑!

*只是个上课时的脑洞。

*之前卡的文还在难产。。。




*以下正文*









一个约莫12岁的男孩,从树上摔了下来。

摔在了男人的怀中。





「你在树上做什么?」

男孩挪开护在胸前的双臂,一只幼猫探出头来。

「猫咪困在树上了……。」

他脸鼓得像个包子,嘴巴嘟得老高。

「不要告诉阿姨好吗……我会被骂的。」

「好。」

男人不知他所说的「阿姨」是谁,只是想顺着他的意,看双颊微红的他露出笑容。

男人觉得,随着重力的下坠,男孩直直撞进了他心底。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秦……我叫越人!」

「越人,你家住哪?我等下送你回家吧?」

「……我不想回家。」

「为什……」
「我不喜欢那里。」

「我叫李白。我带你去玩玩吧,玩累了就要乖乖回家了哦。」


李白拉着扁鹊的手走到湖边,水波荡漾,湖面上倒映着两人的脸。

扁鹊伸出手,直直压进湖里,湖面上男孩的脸孔被打穿。


两人待到了黄昏,太阳下山后李白还是送他回家了。

他被着急的女佣骂了一顿,却直直望着朝树林走去的背影,丝毫不在意眼前气得两眼通红的人。



夜里,扁鹊突然想再见见这人。

他的房间在二楼,他攀出窗台,踩着墙上水管和墙壁秃起的接合处,逃了出去。

这是他第一次在深夜离家。



扁鹊是这个国家的王子,但他不喜欢他的父亲。

他的父亲总替他安排的太多,却不顾他的任何想法,他身旁的佣人是父亲的心腹,他所学习的技能也是父亲所安排,甚至连他的婚事都已经准备好了。

他不想学钢琴,他对炼金术有兴趣。他曾头跑到地下室,里面除了酿造多年的酒外,还有一柜柜老旧泛黄的书。

其中,包刮了有关炼金术的资料。

但他父亲不允许他再过去那里。


他也不喜欢他的未婚妻,他今年才12岁,对感情的事没兴趣。看到那女孩对他笑时,他甚至觉得恶心,想把她推开。

只因那笑容,让他想到了父亲的脸孔。

只因这一切,是父亲给他栓上的枷锁。




他向树林走去,路过了上午的那棵大树,绕过了那潭碧绿的湖水。

走向树林的深处。





突然,他被人按倒在地。

正确来说,那不是人类。他身上压着一只大猫的脚爪,比成年人大上好几倍的大猫。

猫妖脸上还流着血,滴到了他身上,左眼已瞎,身上也部满伤痕。

它朝扁鹊低吼一声,还来不及做出其他举动,就在扁鹊面前,被一把漆黑的剑直直捅穿太阳穴。



「你跑到这里做什么?」

李白把扁鹊揽在怀中,替他擦拭脸上的血迹和脏污。

李白是出名的猎魔人,他收重金猎杀魔物,喜爱美酒,身边也有许多崇拜他的人,却没有伴侣。

他会去酒馆喝酒,会对靠过来的女人笑,说些暧昧不清的话。

但也会甩开女人碰触他的手。


「不打算告诉我吗?」

扁鹊摇了摇脑袋。


「是想逃家?」

「想。」



「先回家吧,家人会很担心你的。」

「那种人,才不会。」

「我说认真的,小朋友晚上到树林乱跑,会再遇见刚刚那样的事哦。」

他又鼓着脸不说话了。


「那……你陪我一下?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但要在天亮前回家哦。」

扁鹊没有回话,只是握紧了被他牵着的手。




还是那棵树下,扁鹊躺在李白怀中,已经睡下了。

李白拿这可爱的孩子没办法,从上午到现在都一味着顺从的他的想法。

在看到扁鹊家时,他已经知道了。

这个少年是王子,本名是秦缓。

但少年不告诉他就一定有自己的用意,他也就不拆穿。

继续搂着他的「越人」。

待熹微的阳光开始缓缓伸起,他把少年抱起,跳上了大开的窗子,将人安回床上盖好被子。




之后,扁鹊总会偷跑出去,李白也一定会在那棵树下等他。

他每天晚上,都和这男人待在一起。

男孩子会长大。

他到了15岁,
发现身边的男人总有种莫名的气味吸引着他,这男人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他,男人的每一个笑容,都另他心神荡漾。

他发现他喜欢的是男人。

还是他身边的这人,李白。


他倒是很快就接受了,他想和这个男人逃跑,一起离开,并且是尽快。

因为他不想娶他不爱的姑娘为妻。


他又和男人待了两年。

这两年间,他不再睡在男人的臂弯里,只是靠在他身旁。他也不让男人搂着他。

就这样到了17岁。


17岁生日那天,他向李白开口了。

李白脸色暗了下来,并没有回应扁鹊。

隔天,李白没有在往常的那棵树下等他。



那当下,李白是该高兴的。

他爱了5年的少年想跟他走。

对的,是「爱」。

已经远远无法用「喜欢」来相比的字眼。

早在初遇的那天,李白就被他吸引。

为了救野猫而不顾一切的善良。

不甘被人摆布的倔强。

甚至连那天急着见他而爬出窗口,却不艮开口说出实话的任性,都让他觉得可爱。

这样的孩子每夜都在他的臂弯中熟睡。

那稚嫩的男孩在他怀中长成了清秀的少年。

有多少次,他在他熟睡时,抚上他的脸颊。

有多少次,他光是看着他的睡脸,就看到了天亮。

又有多少次,他想含住他的樱唇,吸允、啃咬、缠绵。

最终仍是没有动手。



他是王子,该娶门当户对的姑娘,接下国王留下的财产,然后过上幸福的生活。

他该忘了李白,李白和他相差8岁,从事着危险的工作,更不是能带给他幸福的「姑娘」。

他希望他幸福,却忽视了他对他的感情。






许多个月过去,扁鹊每夜在树下等他。

有时蹲坐在湖边,湖面上只剩他一人的倒影。

他快满18,但他不愿意娶那个人。

他忘不了李白,也不能就这样害了别人家的小姐。


他戴上大大的帽子,两条长长的布条裹成围巾,垂在身后。

他四处打听,找到了猎魔人的工会。

得知他们时常聚集在几间固定的酒馆,那几间酒馆等同于他们的俱乐部,没有闲杂人士的。

他用离开前带上的财务和酒保打好关系,请求一但有任何有关李白的消息都务必通知他。

但他不知道,李白早就不再出入酒馆了。







一次,有人得知山中有一难缠的魔物,一群人准备去处理。

其中李白也会出席。




他赶到时,大家都已身负重伤。

他在一巨石后遇见了靠着石壁的李白。

李白也中了伤,毒素已侵入内脏。

但他不知道,他以为只是简单的皮肉伤。

突然庆幸自己当初有学好医学部分的课程,他找了些草药,咀嚼后敷在了胸口的伤处。撕下帽子下摆被他当作围巾的部分,替李白包扎。




战局事态仍是严重,有一人,盼望牺牲自己能为众人带来生路。





魔物被炸得四散,非但没死透,分裂后的小妖还朝着其他人攻击。


李白还在喘着气,没意识过来,扁鹊就替他挡下了攻击。

他栖身压在李白身上,含住了李白的唇。

同时也用背脊接过了紫黑的爪子。


淡薄的身子被爪子穿透。








在场的所有人都瞧见了,李白发狂的一面。

他舞着剑,嘶吼着要替扁鹊报仇。

却被颤抖的手揣住裤管。


「我想睡了。」

他一开口说话,胸口就像再度被撕裂般,痛得他难以负荷。

「像以前一样。」








李白放下剑,不故残存的2、3只小妖。

抱起扁鹊离开了。




树下,男人的怀中躺着冰冷的尸体,他理了理有些杂乱的发丝。

再次含上了他一直盼着的那双唇。

只是这次,早就没了温度。


他收紧手臂,把扁鹊紧紧搂在怀中。

口中低念着。

「越人。」






「男人的手臂渐渐失去了力气,再也搂不住他心爱的那人。

原来是毒素作祟,终究逃不过死亡。

他到最后的感情,是懊悔。

他后悔那时,没有拉着少年的手,带他离开。

他后悔当初,没有接受少年的表白。

他恨自己,最终仍没让自己的小王子得到幸福。



名扬一世的范海辛搂着炼金王,永远的睡下了。」



「故事,就说到这里。」

老人向身边围成圈的孩子笑了笑,又喝了口茶水。

「爷爷,你是怎么知道那么多故事的啊?」

「这江湖走的多了,自然就听的多。

走累了,就换我来讲给别人听了。

不过这故事是我奶奶讲给我听的,是好久以前的传说了啊。」

「赶紧讲下一个故事吧!」

「哎,我老人家累了,明天讲吧。

我给你们讲个一条鱼爱上人类的故事。」






「欸,我要是这范海辛,就不会让喜欢的人难过!」

开口的是一个8岁的孩子,顶着一头棕色的短发。

男孩紧紧拉着另一个男孩的手,那孩子黑色的发丝里有撮醒目的白。

黑发的男孩子点了点头,没有要接话的意思。



「阿缓,我们去吃糖葫芦吧!」




—————————————————————————————

感觉自己现在只活在同人坑,都没怎么在玩游戏了wwwww

最后说书人爷爷所说的「一条鱼爱上人类的故事」完全是我私心而已wwwww

最后日常表白看到这里并留下足迹的你
(づ ̄ ³ ̄)づ♡

评论(1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