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死在可可杯中的废材棉花糖♡

懒癌末期患者ヾ(¯∇ ̄๑)
【全职】张佳乐
{双花}
【凹凸】卡米尔
{雷卡}
【b站】西瓜jun/沈谧仁( ̄^ ̄)ゞ
【王者】扁鹊
{白鹊/范金/云亮/鲲庄}
【魔道】薛洋
{晓薛/忘羡}
【天官】慕情
{风情/权引/谷戚}
【食契】北京烤鸭/牛排
{排酒/甜咸}
【绿蓝】灰羽
{永灰}
皆可逆不可拆
小学生文笔 更文极度缓慢
谢谢关注与喜欢哦亲(ノ*>∀<)ノ♡

头像@岚音❀洛府的一只猫

【晓薛】说书人

*CP:晓薛only
*he
*复魂星X转世洋的老梗
*短小

*段考前一天的最后挣扎

*比起「文章」更像「脑洞」

*慎入

*以下正文*


「他向那锁灵囊扑去。

都还没碰着,剑光闪掠,他的手臂被砍了下来。

还给我,说来可笑。

他要什么?

霜华?他配不上。

糖?也丢了。

晓星尘?不会再回来了。

他或许还妄想着能与晓星尘在义城安逸度日。

他或许想与那人一起粗茶淡饭,一辈子。

可十恶不赦的他又怎能与上善若水同道?

他日夜盼着的,终是殊途。

薛洋这人,最后还是把自己搞得一无所有。

如他最初的那赤子心。

丢了,便回不来了。」


说书人拿起地上的葫芦喝水,正准备讲下一个故事时,树后面跑出一个身影。

身形娇小,身子单薄。

「道长每天给薛洋糖的时候,是笑着的吗?」

说书人被突如其来的问题砸得一愣。

「我想,一定是笑着的。」他道。

男孩会这么问也是有原因的,他喜欢偷偷躲起来听故事,而今天是他听得最入迷的一次。

他没有家,没有名字,甚至生来便缺一指。

左手尾指。


他没吃过糖,却记得「糖是最好吃的东西」。

他在入睡前总会看见的一男人,他只看得到半张脸,瞧不见眼睛。

男人笑得温柔,会握住他小小的手,把它握暖,再塞一粒小小的饴糖在他手中。

他想,梦中那人或许就是他的「晓星尘」。

他的道长。

他相信,故事中的晓星尘一定也是带着温暖的笑容,给薛洋递糖果的。


流浪的生活并不好过,粮食会被人抢走,天冷的时候必须受冻,人人见他都以拳脚相向。


今天也是。

那帮人又来抢他的食物,他体态瘦弱,还连个把人推开的力气都没有。

被人单方面揍了。

还像往常一样被骂了很多难听的话。

一切都和平时没两样,但这次他忍不下去了。

在被人骂了「恶心」的那一刻,他忍不下去了。

他学会了打架,不再对人低声下气。

被人喊作流氓。






他长成了个少年,身高也抽高了。

不再被人欺负后也多了些东西吃。

就是换成他欺负别人了。

当初那纯真的眉眼已经染上了戾气。

「我或许,找不到我的道长了。」

就算找到了,道长也一定会讨厌他的。

他想。







「喂!坏家伙!」

一个少女叫住了他。

她五官清秀,眼睛大大的睁着。

眼瞳竟是白色的。

「瞎子?」

「不对,不是瞎子。」

不然她怎么会看得见他?

她坐在路旁,光着的脚腕上带着伤,鞋放在一旁。

少年被她这样拦下,火气正要上来。

却在瞧见她的狐狸发簪时,愣住了。

他觉得,他似乎是认识这人的,却又迟迟想不到她到底是谁。

少女也有多次想开口,却终是没有再多说一个字。

「找你好久了。」

这大概是阿箐第一次静下来和薛洋说话。

「阿箐,还疼吗?」

一个男人弯下身来替被唤作「阿箐」的少女擦药,似是没注意到他。

男人眼上覆着白绫,只看得到半张脸,却和他的梦重叠了。

「道……道长?」

他觉得,他找到他的道长了。

男人应声看向他,问他是不是薛洋。

「不是。」

「我不是他。」

薛洋他……当然不记得了,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就是那个「故事里的人物」。


「你也听过那故事?」

「故事?」

「那我问你,晓星尘给薛洋糖时,是笑着的吗?」

「是的。」毫不犹豫的回答。

之后,少年和他的道长走了。


当年的义城已无人居住,草木刚冒出了芽。

「很快,便会像以前一样了。」

晓星尘是这样说的。



他没有名字,道长便唤他「阿洋」。

他几乎每天都会和阿箐吵上一架,却又在阿箐受委屈时教她怎么复仇。

他喜欢把苹果削成可爱的小兔子。

他虽然嘴上说不想去,却又心甘情愿的替道长买菜。

晓星尘不告诉他为什么会认识他。

也不肯告诉他自己的名字。

他连他的道长叫什么都不知道。

却一直待在他身边,和他一起生活。


他或许对这温暖的男人动了情。

他喜欢静静的坐在餐桌对面看着他。

他开始刻意的增加肢体碰触的机会。

他跟他学武剑,美名曰「可以帮忙」,实质上却是想保护他。

他不曾上过学,但道长会教他。

他便装作练不好字,让道长握着他的手写。

他不在意别人怎么说,毕竟他是薛洋。

他爱怎样就怎样,也只有一个人拦得住他。

他就爱和晓星尘甜甜蜜蜜过日子!(#

这一世的薛洋,并没有早些遇到晓星尘。

这一世的薛洋仍是九指。

他没有遇到常慈安,反倒在听故事。

这一世的薛洋和晓星尘待在义庄。

粗茶淡饭,一辈子。


—————————————————————————————————

哎明天段考

哎我在上课码文

哎怀疑人生

—————————————————————————————————

「魏前辈……我问你个事。」

「上次不是和晓道长一起夜猎吗?他们两人是什么关系……。」

「我刚把小师叔救回来,结果他一开口就是要找薛洋,还找了这么久。

你说他们是什么关系?」

蓝思追实在说不出口。

不小心看到两人在树后面接吻这事。

评论(6)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