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死在可可杯中的废材棉花糖♡

懒癌末期患者ヾ(¯∇ ̄๑)
重度CP洁癖
小学生文笔 更文极度缓慢
谢谢关注与喜欢哦亲(ノ*>∀<)ノ♡



头像@岚音❀洛府的一只猫

【双花】如月车站 梗

*CP:双花only,黄少和霸图F4出场有,大概2句话(#

*注意!大孙死亡有!我是爱我们孙爷爷的!!!

*甜虐因人而异

*如月车站梗

*但是我改了很多

*短,极短

*小学生文笔


*惯例!第二条分割线后面还有东西!





*以下正文





40分钟过去,平时只要6分钟就会到站的列车迟迟没有停下。

车上是有人的,都低着头陷入睡眠。

还有10分钟就12点了,午夜。

张佳乐有些坐不住了,打开手机论坛发了个帖,内容大概是吐嘈列车长的不敬业,估计是睡着了。

他试着叫醒熟睡的乘客,无果。

他又听取了网友的建议,向车长室走了过去。

里面没有人。已经那么高科技了?他当时是这样想的,或许是天生比较缺乏危机感,他对这一切并不感到奇怪。

12点整,列车到站,张佳乐下了车后就着站名拍了张照发上论坛。

【居然有车可以到日本的吗??求助如何回霸图俱乐部。】

站名竟是日文写成,网友翻译为「如月车站」。

想去查下地图,结果没有网路,明明可以用论坛的啊?

打开微博、QQ也都是没有网路,看来只剩这论坛是可以使用的。

他求助网友,但是没人去过这个车站,甚至没人听说过。

翻找着通讯录,越过自己队长和副队,电话一通通拨出去,也是无人回应。大家都这么乖早早睡的吗?



没了支援,就靠自己吧。

张佳乐把睡乱的头发放下,重新扎好一个小辫子垂在脑后,顺着车站里微弱的照明一路走,一路在论坛吐嘈。

论坛是不匿名的,他也没有忌讳的用了本帐,下面的内容大多都是粉丝,真正在搜索所谓「如月车站」的只有少少几人。他们说没有结果。

呦,还有闲得发荒的黄少天。胡扯?谁跟你胡扯!我现在可是真在这不存在的车站里!

这里很昏暗,隔一大段距离才有一盏灯,不然就是老旧海报下残破的展示灯,大概许久没有人来打理这里了,却很干净,感觉都能长出蘑菇的墙角一尘不染。

地下并不透风,却老有阵寒风吹过,还挺凉。

他拉上外套的拉链,朝着源头走去,风从那儿吹,那那儿就该是出口了吧?

不是出口也一定有对外的窗口。


他一边走,一边刷着论坛,一边试着拨通林敬言的电话。

后面一段路,墙上的海报变得残破,凭着花朵的形貌位置还勉强能判断出全是同样的内容。

然后全都看不出主题,本该是主角的地方不是被撕下就是被泼上了红色的液体,已经凝固。偶尔能看到苟活下来的海报字体,的一个小角角,无法得知原先上面写了什么。

【该有多大仇?{照片}】

图上是斜照下来4、5张海报,还有数张海报因太遥远而勉强只维持个残缺的形状。

【好眼熟。】

【这特么……老觉得我家好像有!】

【我也眼熟!不过应该是好久之前的了。】

凭着几朵花你们也能眼熟?厉害。

【我去把它翻出来!】

行,等你。


已经走了20分钟,还没看到出口,倒是海报越来越完整。

还是看不到主角,却勉强看出两个字。

「繁花」

这两个字可以代表太多,从甜点的广告到用来吸引女子而取上富丽名字的生活用品。

又一张海报,这次是不同的字。

「景」

繁花、景。

只要再填上那么一个字,就成了张佳乐最熟悉的东西。


他告诉自己只是多想,摆出个不以为然的笑,继续前进。

也不知这笑是笑给谁看。

也不会有人看到,这里从头到尾都只有他一个人。

不会有人看到,这个笑有多么勉强、多么违心。


大概是因为这里太大、太空旷,也太安静,路上是一直有空洞声的。

可是这是……铃铛?也挺像铁链拖行的声音。

从前面来的,这次就算他是张佳乐,也愣住了,一阵恶寒从脚底串至全身。

他想发论坛询问,注意力却被刚刚没看到的内容吸引了过去。

【我、我找到了!】

【楼上求解!怎么也找不到。】

【同求。】

【说话能不能别大喘气!】

【乐乐!你能不能别再去注意那些海报了!】

【???】

【???】

【???】

【张佳乐的老粉一定认识的……这是太久以前的海报了,怎么还会出现?弄成这德性又是什么意思????】

【新粉觉得被排挤(委屈)】

【老粉表示一脸茫然。】

【{图片}】

图片上,也是繁花那两字。

和张佳乐有关的,很久以前的海报,繁花,遍野的粉红花朵。

还能是什么?



那声音也越来越大,越来越近,甚至飘来一阵恶臭。

原先干净的车站,飘来了令人作呕的腐臭味。


他不想再前进了,这陈年烂肉的味道实在是令人发指,可他也走了4、50分钟了,再折回去走另一头?

况且寒风分明是从这儿来的。




他定在原地不动了,前面的铁道上,慢慢走来一个人影。

大概是男人的体型,走路姿势怪异,且极为缓慢。

近了点便看清了,那人是瘸着腿的。

【{图片}】

他发了论坛,可那张照片上……

只有空荡的铁轨。



男人看向了他。

一声音响得清脆,在车站回响。

似是珠子落地的声响。


张佳乐转身,拔腿就跑!

铁链的声响响得更快了。

他没空去注意任何事物。

他只想跑!跑离这个地方!

外套的拉链因剧烈晃动而渐渐滑落。

缺乏运动的身体因快速的奔跑而发烫。

背后却是阵阵阴风。

渗心的凉。






终于,看到了出口!

电扶梯没有在运作,电玩宅的体质让他在剧烈奔跑时几乎废了所有体力。

更何况是在这连去调解呼吸都没心思的状况下,不要命了的狂奔。

他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上了楼梯。

又向前扑腾了一段微不足道的距离。

蹲下身,大口的喘气。脸微微发红,双腿已经没了力气。

又胸口一阵闷痛,猛地站起身来继续喘气。

他觉得他跑了好久,狂奔了一个世纪!

可打开论坛后,离最后那张照片的发布时间,也不过几分钟的事。

近1小时的路程,原来反走却只花了几分钟?

他把刚刚的事发上论坛后,在街边的长椅休息了5分钟。

对面树林一直有个人影,看上去比他高一点,也是男人体型。

那人影也在那站了5分钟。



大概是累了,也可能是已经麻痹,他已经不想跑了。

他就这样看着那个人影。

他觉得那人不会害他。

他觉得那人的站姿特别熟悉。

他甚至觉得,那人可以帮助他回霸图俱乐部。


一辆车停在了张佳乐面前。

那个人影也朝张佳乐走来。

司机说可以顺路载他。

他说谢谢,打开车门。


一双手按在了他肩膀上。

难怪这站姿那么熟悉。

难怪就是莫名的觉得能信任这个人。

这人他再熟悉不过了,孙哲平。



【不用担心刚刚那个司机的事了,孙哲平来接我了。】






孙哲平拉着张佳乐的手,一直走。

他走得快一步,手跩得又斜,张佳乐半个身子被挡在他身后。

视线上的阻碍让他看不清前进的路。

可他也没打算去看,毕竟带路的是孙哲平。

他的目光更是无法从孙哲平身上移开。

好久没见了吧?

是呀,好多年了。

为了什么不见的呢?

不记得了。

应该是因为不重要所以才记不得的吧?



「你怎么知道我在哪?」

……

「你饿不饿啊?我都跑饿了,去吃点东西?」

……

「你这什么意思?当我不存在??」

……



【孙哲平这家伙!老久没见了约他吃个夜宵,他都不回我话的?你说这人怎么能这样?】

下面的回复他看不懂了。

真看不懂了。

说他在胡扯?孙哲平来接他不是很日常的吗?

车祸?什么车祸?

嗯,他或许是出过车祸吧,这关孙哲平什么事?

算了,管他呢。

一路上,张佳乐说了好多。

可孙哲平一句话都没说。

【是不是没听到?】有人问

怎么可能,提到之前两人去哪家店特别好吃的时候,孙哲平可是明显停顿了一下!

那天是他生日,开心嘛,破禁喝了酒。

孙哲平没喝,看着张佳乐醉了,就给人送回家了。


后来……张佳乐自己也不记得了。



之后,他也不再说什么了。

顺着孙哲平拉着他走了一路。

那人的手,比他大些。

那人的手劲也比他大些。

张佳乐的手其实被握得有些生疼,但他不说。

没必要说。

提醒了的话那人一定会放轻力道,可偶尔那么一次,被人紧紧抓住,半掩在身后,也是挺特别的体验。







最后停在了霸图门口。

孙哲平跩着人肩膀将人转过身去。

散下他那时跑乱的头发。

用手细细梳理好后,扎好。





他有些记不清那人上一次給他扎頭髮是什麼時候了。

他記得那時孫哲平不会控制力道,每次都是地獄啊!

而那人現在却温柔的替他把頭髮綁好,沒有過多的不適,可能是已經替他扎習慣了,也可能是他這次动作特別特別的轻,深怕弄疼他似的。




然后,那人将手附在他脑袋上,停留了3秒。



然后张佳乐向前走了几步,右手插在口袋里,左手抬起来挥了挥。

在那人的目送下进了霸图俱乐部。


张佳乐这时才发现,自己带了好多年的手链掉了。

应该是那时断在车站了吧?

挺可惜的。

这手链跟着他好久了。

挺不舍的。

这手链是孙哲平之前陪他求的护身符。

话说孙哲平这人……

也陪了他挺久的。

还挺想他的。










这是张佳乐不会知道的。

孙哲平扎好张佳乐的头发,手附了上去。

3秒。

他吻在自己手背,3秒。

他隔着手,吻了张佳乐,3秒。




短暂,却也已经足够了。

孙哲平承认,他是想捧着张佳乐的脸吻他的。

孙哲平承认,他走的那时是想从背后搂住他的。

他还想继续给张佳乐扎头发。

扎一辈子,不挺好?



可有些事,他生前没能做的,现在更不能做。

但他可以送张佳乐回家。

他可以继续护着他。

虽然这一切张佳乐都不会知道。


—————————————————

因为这个梗似乎比较冷,可能有些人没看过,关于单脚的男人、铃铛声、好心的司机,都是原都市传说有的。

然后那个司机当然不是好人!

然后我们大孙当然不会让乐乐上车!!

一开始主要是想写【大孙牵着乐乐回家】

最后又变成想写【大孙隔着手亲吻乐乐脑袋】

然后就成就了这个混合体hhhhh

终归是想写出一个在背后默默守护乐乐的大孙

老父亲式的爱(喂!

最后表白一波双花!
再表白一波看完文章还听我废话完的你!!

—————————————————

张佳乐进了霸图俱乐部。

发现林敬言醒着。

发现韩文清醒着。

发现张新杰竟然也醒着!

「黄少天跟我说你疯了。」

「……」

「那帖子我们也看过了。」

「行,省得我解释这破事。」

「人回来了就好,该睡了。」

「能有什么好担心的,孙哲平不是来接我了吗!」

然后韩文清没什么变化的表情更僵硬了。

然后张新杰开了几次口却欲言又止。

然后林敬言尴尬的笑了笑,敷衍了过去。


出车祸的,是孙哲平。

张佳乐轻微擦伤加短暂昏迷。

在张佳乐生日那天,两人吃了饭回家的路上。

为了护某位喝醉了所以毫不知情的家伙。

该知道的还是得知道,所以张佳乐醒后得知了一切。

然后……

医生是这样说的。

这是他自己选择去忘记的事,这对他的打击并不小。

既然不影响生活,又为什么要强迫他再去想起来?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