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死在可可杯中的废材棉花糖♡

懒癌末期患者ヾ(¯∇ ̄๑)
【全职】张佳乐
{双花}
【凹凸】卡米尔
{雷卡}
【b站】西瓜jun/沈谧仁( ̄^ ̄)ゞ
【王者】扁鹊
{白鹊/范金/云亮/鲲庄}
【魔道】薛洋
{晓薛/忘羡}
【天官】慕情
{风情/权引/谷戚}
【食契】北京烤鸭/水信玄饼
{排酒/甜咸}
【绿蓝】灰羽
{永灰}
皆可逆不可拆
小学生文笔 更文极度缓慢
谢谢关注与喜欢哦亲(ノ*>∀<)ノ♡

头像@岚音❀洛府的一只猫

六欠的高校日常(1)

*CP:局路,獅鼠,K漏
*校園設定
*甜甜甜(虐可能,但主旨是甜)
*鋪程夠了後可能會演變成段子
*未來一片迷茫,還不確定發展
*各種的同人文看多了導致ooc可能
*才剛剛認識的四欠們青澀一點沒問題的ww(#
*深愛著四欠全體的局廚一隻
*即將會考暫時更的慢

———————————————————

這。。算是孽緣嗎?
高一那年,遇上了幾個陪我走過5年10年,或到死亡都不會離開的同伴,也遇到了最特別的「他」,只要你們一直在我的身邊,就是幸福的了。

———————————————————

今天是billbill高中開學的日子,一間教室的門再次被緩緩拉開,一個睡眼惺忪的學生咬著麵包踏著沈重的步伐向後排走去,他有著一頭溫暖的橙髮,在制服內穿了件薄款的黑色連帽衛衣,夏季的豔陽讓人懷疑他是不是虛寒的體質,但他自己穿的舒服也不用在意太多了,赤色的瞳子微微瞇起,像隻慵懶的貓。

少年緩慢的吃完麵包後,終於注意到他身旁的學生,同樣顯眼的白髮,頂著兩球耳朵,鏡眶下是湛藍的雙瞳,在潔白的制服的襯托下,給人「乾淨」的映像。
「白鼠!這麼巧又同班啦!」
「是啊。。」
「那這三年的功課就繼續拜託你拉!」
「你。。算了不和你計較」
被喊作白鼠的少年鬆了鬆領口,只有四臺電扇在運轉的教室顯得格外悶熱。

又過了大約10分鐘,老師來了。
剛經過漫長的假期,大家也都沒心情去注意老師說了什麼。反正A路人就只聽進了可以開冷氣,等下要把東西放去宿舍,然後一個運氣不好的御姐被選為班長,她旁邊短頭髮的妹子被拖下水成了副班長。

「啊~好煩阿~~」
「快到了快到了。」
「話說我們宿舍是哪間啊?」
「隨緣唄,你剛壓根沒在聽老師說話吧?說了自己選,選了就注定終生了。」
「那我們兩個在一間吧!你的話絕對不會坑。」
「我怎感覺養了個兒子哎。。」
此時的伊麗莎白鼠還不知道,他將來會收至少四個讓人不省心的兒子呢。

學校的宿舍空間很大,所以是六個人一間的,一坨橙色和一坨白色流著滿身汗隨便打開了一間450號房的門,只見路人隨便找了張床就撲上去了。

「阿新舍友嗎?你好,我是哦漏QAQ。」
黑髮的少年伸出手,藍色的眼眸中透著溫柔的神色。
「阿!嗨!我是KBshiny,睡漏兒下鋪!」
電腦前的少年摘下耳機。
「你好,我是吃素的獅子。」
「我是癢局長。」
另外兩人同時說道。
等等。。這兩人怎麼那麼眼熟。。這熟悉的黃色短髮,這顯眼的騷粉色長髮和不同於別人的異色瞳。。。
「班長和副班長!?你們不是女的嗎!?」
。。。。。。。。
「噁。。我是男的。。還有你躺的那張床我已經占了。」
「阿。。哦,那還有哪裡是空的啊?我是A路人。」
「最裡面的是我和KB的,靠近門的下舖是局長的,那裡有插座方便他吹頭髮,獅子睡中間的下舖。」
「我本來想睡上舖的阿,但我今天已經撞到兩次頭了。」
「那。。我睡中間上舖吧?我是伊麗莎白鼠。」

房間門口進來的位置望去,左邊是三張床,右邊是四張書桌,對面還有兩張,每兩張桌子有一個插座,看剛剛KB坐在那,估計對面的兩張已經被KB和哦漏承包了。
而那四張桌子呢,最外邊和最裡邊的也已經有東西了。
「你叫白鼠是吧!來坐我旁邊吧!坐局長那種學年第一的學霸旁太有壓力了!」
路人看著獅子拉著白鼠到位子上,哎。。開提醒他其實白鼠也是個學霸嗎?算了,等他自己意識到吧。。

待路人把東西打理好後,一群人便往食堂出發了。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