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死在可可杯中的废材棉花糖♡

懒癌末期患者ヾ(¯∇ ̄๑)
重度CP洁癖
小学生文笔 更文极度缓慢
谢谢关注与喜欢哦亲(ノ*>∀<)ノ♡



头像@岚音❀洛府的一只猫

六欠的高校日常(2)

*CP:局路,獅鼠,K漏

*校園設定

*甜甜甜(虐可能,但主旨是甜)

*鋪程夠了後可能會演變成段子

*未來一片迷茫,還不確定發展

*各種的同人文看多了導致ooc可能

*才剛剛認識的四欠們青澀一點沒問題的ww(#

*深愛著四欠全體的局廚一隻

*更新時間不固定

*沈迷於六欠無法自拔

———————————————————

一路上,充滿了嬉鬧聲。
走廊上的喧嘩中,六人的聲音格外突兀,就這樣到了食堂。

「哇,人可真多。」

「真的吃的到東西嗎。。」
來自白鼠和路人絕望的語氣,獅子自告奮勇的衝進人群。

「我要吃肉啊啊!」
只見局長大喊了一聲便跟了上去。

兩人處理好了六人份的午餐後,慢悠悠的走了回來,其餘四人也已經找好位子坐下了。

「原來你真的吃素啊。」

「看來局長拯救了我們的午飯呢。。」

「哎!KB你鈣奶給我喝吧!」

「漏兒喜歡的話以後都給你吧。」

就算到了食堂,空氣依然靜不下來,而他們的聲音卻不曾被掩蓋,這與音量無關,或許。。。一輩子都不會消失呢!那樣該有多好,從一個人,到兩個人,再到六個人。永遠這樣熱熱鬧鬧的聊些沒營養的話題不也挺好?
A路人在心裡默默的想著。

吃完飯後還有點時間,先回到教室占位子了,早上還沒換座位,不過有事先預告是下課時先搶先贏。

局長選了最後排左邊靠窗的位子。
路人坐在了局長前面。
路人拉著白鼠和他一起,與認識多年的學霸坐一起多吃香啊!
獅子坐到了白鼠後面,局長的旁邊。
KB坐在獅子右邊,隔了條走道。
哦漏默默的坐在了KB旁邊。

「哎話說,為什麼女生們總喜歡到處認媽媽認姐妹啊?」

「不知道阿。」

「不過。。媽媽的話果然還是白鼠了!我跟你們說啊!白鼠做飯可好吃了!而且會隨時攜帶簡單的藥品,我不吃的食物也都是白鼠幫我吃掉的!」

「你這話。。就差標個價錢把我給賣了。。」

「哎?那我要當爸爸!」

「就你,當兒子差不多吧。」

「不管!我就要你們叫我爸爸!老婆你可要站我這一邊啊!」

「臥草誰是你老婆啊!」

「我是爸爸,你是媽媽,我沒叫錯啊?啊!老婆我錯了!別打了!」

「想不到。。白鼠力氣挺大的啊。。」
KB在心中默默為獅子點了蠟。

「沒事!甜蜜蜜的家暴而已!啊好痛啊!」

局長看向了前面笑的燦爛的路人,突然起了個有趣的念頭。

「那路人你叫我聲痒哥哥吧。」

「SB局長我艹拟爸爸!叫痒SB還差不多!」

看著眼前的人炸毛,這傢伙。。。還挺有趣的啊。
局長心想。
伸手撥下連帽衣的帽子,撫上了翹著呆毛的暖橙色髮絲。

「臥草!不準摸我頭!!」

「會長不高?」

「KB你個濺狗!!!」

無視身旁KB的求救,靜靜的聽著這教室角落的談話,陽光撒在桌面形成了些許的色差。桌面上的手,暖暖的,不孤單的心,也暖暖的。
想到這裡,哦漏露出了比陽光更加溫暖的笑容。

「誰讓你要做死呢。」
輕輕的,甜甜的聲音說著。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