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死在可可杯中的废材棉花糖♡

懒癌末期患者ヾ(¯∇ ̄๑)
重度CP洁癖
小学生文笔 更文极度缓慢
谢谢关注与喜欢哦亲(ノ*>∀<)ノ♡



头像@岚音❀洛府的一只猫

【白鹊/凤瞳】仅有一道的伤痕

*cp凤瞳(凤求凰x救世之瞳)、少量鲲庄、更少的云亮

*注意避雷

*这也能被吞?再发一次

*视角……鹊鹊师父讲故事给鲲鲲听?

*鹊鹊和亮亮的衣服请自行脑补,与其他人同样是古风的

*注意!!非原创设定!!!是之前同学看到的

*设定:你身处一个只要说谎,说谎者就会获得一个疤痕的世界。
谎言越大,留下的疤痕就越大越深。
某日你见到一个全身只有一个疤的人,而那是你所见过最大的疤。

*再次申明设定非原创

*个人认为,每个外观的性格都会与本体有些出来,既然名为「救世」,便不会如怪医一般那么的……傲娇炸毛?

*日常短小

*【be】抱歉

*文尾日常附上赠品(白鹊、鲲庄、云亮、狄芳)

*注意避雷



*以下正文





「师父,这道伤痕是怎么来的?」

「想听?」

「想。」

被唤作师父的那人,人们唤他扁鹊。

清秀的眉目,奶白色的肌肤,银发,赤瞳。

未着衣的身子上,有着道骇人的疤痕。

从左肩裂到右腹。

心口处最宽,伤的最深。

「不过是个可笑的故事罢了。」

他轻笑。

开始说起他的故事。


曾经,有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他发育的比同年龄的孩子慢,又严重的营养不良。

他没有家人,其他同处境的孩子都只想着生存,他却想着学习。

他看着一起流浪的孩子在他眼前病逝,那时,他想着自己何时会有同样的下场,又想着该如何挽救。

他想学医,想救人。

我在一间学院的窗边蹲了一星期,算好了何时会有相关的课。

以后其时间想办法觅食,有课时就准时在窗外蹲守。

在舖子偷了笔和纸本,做着笔记。

终于还是被人发现,是学院的孩子。

那人叫李白,一头银色的长发,清澈的双眸。

李白不举发我,反而交了朋友。

我身边的人,说谎已成习惯,满身疤痕。

而我身上却一条伤疤都没有。

为了求生,偷过许多东西。

却总会承认,然后被乱揍一顿。

被李白发现时,也是果断承认了。

而后,与李白熟悉了,李白总会分我一半食物吃。

他喜欢和我聊些新的事物,还有所有开心的事、气愤的事。

唯独难过的事很少与我提起。

他大概很少感到悲伤吧?

我是这样想的。

「我叫秦缓,但我不喜欢这个名字。」

之后,李白帮我取了个名字,叫越人。

李白还带我去参加过城里的活动,用不多的零用钱买了一些吃的,大部份都塞给我吃了。

我是第一次吃,很是新鲜。

还玩了趟捞金鱼,赠品拿了条蓝色的鱼回去。

遇到来惹事的孩子时,李白也不会让我一个人挨打,要嘛他把人打跑,要嘛反抗不成,一起带伤。

我小小只的,李白喜欢把我护在身后。

更喜欢让我坐在他怀中。

我生活的地方,治安杂乱,免不了比较淫/靡的场所。

偶尔不免会瞧见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衣衫不整的身体。

我却不曾有过兴趣。

现在坐在李白怀中,却无法控制自己乱了的心跳。

我喜欢看他舞剑。

喜欢听他咏诗。

喜欢盯着他的脸出神。


我知道李白身上仅有2、3道浅浅的疤痕。

知道李白对感情认真,可以托付。

却也知道这份感情不被世人所接受。

知道他受女孩子欢迎,不该耽误他。

我必须放弃与那个人的未来。


我欺骗自己。

骗自己不喜欢那温暖的人。

骗自己不喜欢李白。

我身上有了第一道疤痕,在心口。




「您还好吗?」

他见扁鹊情绪不太稳定,打断了故事。

「抱歉,剩下的下次再讲好吗?」

「好的,那条鱼是我吗?您说过我是鱼变的。」

「是。」

「师父,喜欢男孩子究竟是好是坏?」

「不好,但也不坏。比一般人都累,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痛苦。那份爱慕却不是错的,不能说是坏。」

「徒儿,有喜欢的男孩子。」

「喜欢他,便去追啊。别错过他了。」

扁鹊的眼眶有些红了。





不碰酒的师父喝了点酒

那天晚上,师父的房间传来喑呜的哭声。

那是想放声大哭,却硬是压抑住声音的哭声。




他不再提起这故事,扁鹊却主动开口了。

「说出来,比较轻松。」


两人,就这样混到了17岁。

李白介绍了许多朋友给我。

我的目光却仍只停留在李白身上

后来,曾抛弃我的人回来找我了。

那人叫徐福,最近生活上比较不顺利。

他把我拉进马车里,带到青楼。

卖了。



隔日,马上就有人点名我。

被迫换上煽/情的衣着,擦上粉黛。

送到了那中年男子的房间。


我试着反抗,不成。

身上被摸个遍。

最后跩起桌上的蜡烛,朝那人脸上糊过去。



蜡烛是房/事上用的低温蜡烛,那人没受伤,但吓着了,且痛还是有的,还险些伤到眼睛。

之后……

被用鞭子毒打一顿。

差点以为会这样丧命,却还活着。



一个跟我一起流浪的孩子,他叫赵云,跟李白的同学诸葛亮感情较好。

他把我的事告诉诸葛亮和李白。

之后,李白来找我了。

他说会把我带出去,要我等他。

我深知,等到那一天,我的身子已不再干净。

我会被许多男人碰触,会被迫接受不同的男人。

成了习惯的话,剩至……可能会可耻的上瘾。

所以我拒绝了。

他说他喜欢我。

我说我不可能会喜欢上他。

还……骂他恶心。

我的疤痕……裂到了肩头。

他哭了。

我第一次见他难过。

他吻了我,吻了很久。

然后离开。




隔天醒来后,我已不在长安。

身上只有赵云的信,和一玉佩。

信我还留着,内容也都还记得。


【越人:

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孔明受了伤,我还得陪他。

李白……已经离开了,死于乱棒。

他想把你带走,你不肯。他竟想到给你下药。

你睡过去后,我吸引注意,孔明和李白把你带出去。

也就我受了些小伤,孔明严重些,伤了脚。

后来,有人追出来。

李白为护你,挨了棍子。

孔明无力协助,只能委着脚,把你跩到一旁,他们看不到的地方。

我赶来时……都已经结束了。

我的伤只需擦点药,孔明的需休息几日,而李白……会安顿好后事。

他希望你远离长安,但若你想他了,来找我们便是。

8岁时与你相遇。

10岁时你让我认识了孔明与李白。

认识了挚交也找到了心爱的人。

我很感谢你。

你们对我都很重要。

愿……能再见面,一起去找那傻子。

然后笑他,喝不着最爱的那坛酒。】


那玉佩,是李白母亲给他的。

他曾向我炫耀过

现在,我每日携在腰侧。

我回去过一次。

去找那两人,然后一起去看了李白。

我却还在欺骗自己,骗自己不喜欢他。

又把你接回来后,不曾再回到过长安。




「故事也就这样,很可笑的故事吧?」

「并不。」

「师父你,是喜欢他的。」

「是啊,我在这天,终于肯承认了。疤痕也已经裂到腹部了。」

「傻子……我是喜欢你的啊。」




「鲲儿。」

「师父,我在。」

「你很懂事、很聪慧,相貌不凡,还长得比我高出好多了。
你也算长大了,要做出不会辜负自己的决定。」


「你听师父的话,别浪费了……一生仅有的一片痴心。」




我在8岁被抛弃。

在10岁遇见了你。

12岁时发现了爱。

17岁时你吻了我,我也失去了你。

到现在,我已不敢再去记。

我到多少岁,都还念着你。


你给我的玉佩我留着。

你留下的孩子我养着。

你的吻,也不曾有人覆盖过。

我连名字……都是你给我的。



—————————————————

*嘿又是日常废话

*好久没碰be了,手生。

*码到早上6点,晚点要参加作文比赛。。。
*码文比较重要ww

*其实不知道这对叫不叫「凤瞳」,我一直这样叫的,然而。。你们可以去看看tag,感受下我的孤独。

*现在终于等到凤白反场!!忍不住来码一篇!!

*日常乞讨小爱心和推荐ww

丢给颜文卖个萌(别揍我www

(づ ̄ ³ ̄)づ♡

—————————————————

{李白}

醉于你的眉目

痴於你的笑容

陷於你面具下的温柔

【再香的美酒都远不及你。】


{扁鹊}

你突然的出现

害我的生活不再闲静

害我变得不像自己

害我……

忘了如何孤单的活着

【我早已忘了那行尸走肉的日子。】


{鲲}

最幸运的事是能与你相遇

最幸福的事是能替你作战

最痛苦的事……

莫过於看着你对别人笑着

【其实我更想……将你拥入怀中爱着。】


{庄周}

人生如梦

没什么可留恋的

真要说的话……

也只有那个能让我安心做梦的存在

【有你护着,今天的梦也很美。】


{赵云}

我总是站在你身前

好护你平安

又总站在你身后

深怕挡住了你前进的道路

但我更想伴你身侧

【勇者之事,仍不及你重要。】


{诸葛亮}

你的存在

总能让我心安

那是最深刻的……

刻画在心底的图腾

【离我远点,你的温度总是太炽热。】


(避雷!!狄芳!!)


{狄仁杰}

物理上的束缚

不过是想将你留在身侧

说难听些

只是为了自己的私欲

【工资没收。】


{李元芳}

不知道为什么

长安的美食我全都吃过了

却远远不及於

大人给的那串糖葫芦

【狄大人,元芳今天表现的可好了!】

【白鹊】虹膜异色梗

*cp白鹊(微云亮、狄芳)
*he
*虹膜异色梗
*图是同学画的(算是合作?)
*李元芳迷妹可勾搭画师 @岚音
*画师属于芳芳痴汉注意

*最后最后分割线后还有两、三句!

*以下正文*


昏暗的房里,扁鹊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
在浴室的镜子前呆愣许久,瞪大了双眼,本身苍白的肤色变的更加惨白。

镜中的自己,双眼的颜色出现了明显的落差,左眼还是原先的绿色,而右眼变成了蓝色。

那是澄澈的蓝,扁鹊只能联想到一个人——李白。

身为医生的他,也弄不清为何会突然产生这样的变化。只好上网查找资料。

【当发现喜欢上一个人后,虹膜会慢慢变成那个人的颜色。并在这7天的时间渐渐失明。
若收到肯定的回答,视力才有可能会恢复。】

手无力的垂下,手机摔落地面。

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呢?

似乎是在不知不觉间。

那又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呢?

三天前。

今天是第四天了啊,我究竟浪费了多少时间。

三天前,在李白一如既往找扁鹊去吃饭时,那个他在意很久的女孩终于靠了过来。每次出去都能看到相同的身影,能不去在意吗?

她挽住李白的手臂,低著羞红的脸,在李白耳边说了些什么。李白笑了,接过她递来的牛皮纸袋,她小跑着离开,那头冰蓝的长发……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每日都能看到她远远的跟在李白身后,小心翼翼不想被发现似的,有时还能瞧见她拿着拍立得朝这拍照。

怎么看,都是喜欢李白的吧?

原本以为只是暗恋,没想到两人感情还挺好的。

「李白。」

「怎么了?」

「她是谁?」

「啊,一个认识的妹妹而已。」

「……那,你有女朋友了吗?」

「怎么可能会有,喜欢的人倒是有哦!」

眼前的人笑的相当温柔,眼中溢出满满的宠溺。

这不干我的事……可为什么会那么难受?





原来,我是喜欢他的?

怎么可能,太可笑了。

他向往着自由,有属于自己的天赋,还有那满腔的热情,也不缺追求者。

美丽的女孩有太多太多,而大部份人,都被他深深吸引着。

包刮我。

我不该耽误他的幸福,在过几天,就只剩一只眼的视力了吧?

这样该怎么忘掉他?
害我失明的人,该怎么忘掉?


双眼不同调的视力,严重的影响了扁鹊的生活。他曾想过配个单片眼镜,却又想到在七天后,一切都没有必要了。

他能做的只有一天天浑噩的生活,并试着忘掉李白。

「小医生~~在吗?」

他赶忙用绷带绕过头部裹住右眼。

「小医生,这是怎么了?」

「不小心撞到了……」

「这么严重的吗!?」

「不会!没伤到眼睛,你别扯我绷带!」

「……越人,你不是那么粗心的人,李某不愿你受伤。」

「以后,多加小心。李某会难受的。」

那人将他圈入怀中,抵着他的后脑让他靠向自己的胸膛。稍微抬头,可以瞧见那满是心疼的目光。


你对我这样温柔,我又该如何忘掉你?

到处游走之时,路过了卖花的摊子。扁鹊随意的到处看了看,长着大大耳朵的店员走过来向他搭话。

「是准备送人的吗?」

扁鹊摊着一张冰冷的脸,没有回话。

「是……喜欢的人吗?」

「!?你怎么……」

「因为,我也有喜欢的人哦。」

他凝视着眼前的茉莉,等到店员再次开口。

「他是男人,是我的老板。总是喜欢威胁我,老扣我工资。啊,你喜欢茉莉吗?」

「还好。」

「你是我的生命,是茉莉的花语呦!」

「那……最孤独的花是哪个?」

「最孤独?彩叶草吧……绝望的恋情。」


扁鹊抱着彩叶草离开前,依稀听到了在店外打理的男人,带着浅浅的笑容说着。

「傻瓜,不给你工资……是为了留住你啊。」

那是没有其他人能听到了音量,真羡慕啊,扁鹊想着。

但也真痛苦啊……没人敢搓破的双向暗恋。

不然那男人为何,要带着眼罩?



「越人,你心情不好吗?」

第五天了。

庄周很担心友人。

扁鹊不爱笑,但总会有那么几次。露出浅浅的微笑。

这几天,却连那一点点的微笑也消失了。

「我没事。」

还是一样的回答。

友人离开后,他无力的瘫倒在床上。

一把扯下脸上的绷带。

他无聊时,喜欢折些小东西。他用包药粉用的白色药纸张折了好几朵茉莉,小盒子装不下了,就干脆堆在桌上。

【你是我的生命。】

身为医生,救了多少人。

此刻,却救不了自己。


混到了第六天,他什么都不想做。

是人都会想从痛苦中解脱,他现在只想离开这里。

【李白,我要离开了,如果有看到的话,帮我照顾我的盆栽。】

带走的,是孤独的心和冰冷的药材。

留下的,是满桌的茉莉和一盆彩叶草。


他把纸放在茉莉花堆旁,背起随身的包包,出发了。

「庄周!你看到小医生了吗?」

「越人他,怎么了吗?」

「他……可能真的受够我了。」

长安城,一名棕色短发长相清秀的男子,醉倒在城墙边。

脸上留着泪痕。





「他的伤……能治好吗?」

男人紧握着床上伤患的手。

「再给他一段时间,不会有问题的。」

「这样啊,太感谢你了。」

「不必,我还要谢你愿意收留我几天,等找到居所我便会离开。」

「您救了我的恋人,这点小事还不够还您恩情。」

「两位的关系是……恋人吗?」

「是的,在下赵子龙。您是?」

「扁鹊,无需使用敬语。」

「大夫你,也曾有过心爱之人吧?」

扁鹊愣住了,许久后才开口回答。

「我的感情……不如你这般顺遂。我曾有过最信任的人,唤他为师,为他做任何事,他却……并不希望我存在。我也有了深爱的人,他带我走出了那段一心想着复仇的时期,只可惜我必须离开他。」

「为何要离开?」

「他是个很完美的人,也人人的知道他的好。追求他的女子太多,我不该妨碍他的未来。」

赵云笑了笑,抚上伤患的脸。

「我的小军师,也曾这样。他患了一种病,会改变瞳孔的颜色,最终失明。我还记得那时,他对我说『我只要待在你身侧,便是幸福。』但他却不知道,我一直追逐着他。」

「缓也……患有此症。」

扁鹊将绷带卸下,露出那只已经开始浑浊的眼瞳。

「既然都决定离开,不如和那人说清楚吧?被拒绝了再回到我这边,小军师会很欢迎的。」

「已经来不急了。天要亮了,最后一天了。」

「别留下遗憾啊。没有来不急,若对方是小军师,大不了我养着。」


一夜的忙碌,让扁鹊累的睁不开眼。到赵云替自己准备的房间躺下,脑中却不断浮现那人的身影。


扁鹊还记得。

他们的初遇。

在医馆门前醉倒的男子。

也还记得,李白一天天带他走出过去。

他渐渐不再想起徐福,只剩下李白的身影冲刺着他的思绪。

他记得友人吐嘈两人过度亲密的互动。

更不曾忘记过,在他面前心跳的感觉。

然而,一切都太晚了。

他只能看见最后一丝的光线,却想用那只眼,好好看着李白的容貌。

不甘,自己同样爱着他,为何要将他让给其他女子?

为了他的幸福。

可……扁鹊不愿如此。


我是自私的医师,是不能存在在世上的……自私的家伙……
所以,我可以去见他的吧?

只是为了自私的自己。

诸葛亮房里的赵云,被猛地敲门声惊醒,见扁鹊道了别后匆匆离去的身影,笑了笑。


傍晚时,下了大雨。

他来到李白的住处,却找不到人。

去了所有李白常去的地方,都不见他的身影。

一把扯掉被雨浸湿的绷带。

那只眼……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了。

他颓废的步行到友人的住所。从庄周那得知,李白看到那张字条后,浑噩了一天。突然出发去寻找他了。

扁鹊在庄周家住了一夜,之后回到他的医馆。

他在等李白回来,每天都在折茉莉花,这份心情,不知能否传到他心中。

一切仿佛回到往常,种种草、折折花、帮别人看病。

这一个月的时间,庄周时常来看他,看他一天天敞开的心,看他坚定李白一定会回来的眼神,看他决定把心事向对方说清时的笑容。

他也时常去那间花店,去找那个叫李元芳的店员聊天。那个小店员一直都很有精神,有时聊的太久了老板狄仁杰会出来抓人。

狄仁杰已经没在戴眼罩了,那是双相同颜色的眼睛。

那两人,终于捅破那道墙了吧。

小店员在漂亮的花店里包装花束,男人在一旁看着他,嘴角浅浅的拉起一个弧度。

如果扁鹊擅长绘画,一定会把这美景画下来。如果他会写诗,定会写下属于这两人的诗篇。那是清淡的生活中,满溢的幸福。



再次见到那人时,早就舍弃了日常在眼上缠绷带的行为。

「小医生,你的眼睛……」

「李白,好久不见。」

「这……失明了?」

「你可曾听说过这样的病症?」

「李某曾在酒楼听过……多少天了?」

「39天左右吧?已经记不清了。」

豆大的泪,自眼眶溢出。

那却是李白的泪水。

「越人……李某对不起你……。」

「是缓擅自对你动情。」

「不……李某生活一向随性,唯独喜欢你这点,格外小心。李某应该……早些向你表露心意的。」

「没有来不急。」

扁鹊笑了,这是李白看过最美的笑容。

敌过世间万物,就连酒楼中的美人都远远不及此刻的扁鹊。

而在李白眼中,扁鹊一直都是最冷艳的那朵花,在高岭绽放,必须小心翼翼的认真对待。放了所有的感情作为肥料,那朵花,定是世上最美丽的。

「太白。」

「我认识了一个人。他曾说过『没有来不急,若是他的恋人失明,大不了他养着』。」

「越人,你愿意让李某,承担这责任吗?」

李白是笑着的,却无法抑制倾泄的泪水。

扁鹊点了点头,眼中溢出最温柔的色彩。

「小医生,李某心悦你。」








李白搂着身旁熟睡的人,抚上那人颈边的红痕,那是昨夜刚留下的。

瞧见床台上那盆彩叶草,眉头微皱。

轻轻吻上那人的唇。

「小医生,该起床喽。」

还未清醒的扁鹊在李白颈窝处蹭了蹭。

「李某先去准备早餐吗?」

「不准。」

「不饿吗?」

「饿。」

「那早餐……。」

「你做,但不准动。」

……

「等下再去……」

李白吻了吻扁鹊的发丝。

将他紧紧拥入怀中。

他采了扁鹊这朵花,必会宠着他。



——————————————

子龙哥哥变成人生导师了呢!(#

原先只打算写白鹊,但小医生的心太封闭,老觉得需要有别人的故事,让他慢慢走出。

我也想给每对cp一个好的结局。

*昭君姐姐给李白的纸袋,装着是小医生的照片,你们信吗?

嗯半夜不睡觉的产物
贼喜欢写文写到天亮www
然后一样!
*喜欢请按下小爱心(´∀`)♡
*然后再顺便按个推荐(♡˙︶˙♡)
*有人愿意关注如此低产的我吗?

*喜欢封面图揪去戳画师太太! @岚音
*太太她可爱又不失霸气!温柔随和又不失自主能力!

——————————————

「这里是扁鹊的医馆吗?」

「在下赵子龙。」

「我带小军师来看你了。」



「太好了,似乎过的很幸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