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死在可可杯中的废材棉花糖♡

懒癌末期患者ヾ(¯∇ ̄๑)
重度CP洁癖
小学生文笔 更文极度缓慢
谢谢关注与喜欢哦亲(ノ*>∀<)ノ♡



头像@岚音❀洛府的一只猫

【局路】失眠

*cp:局路only

*码白鹊卡文了怎么办
*突然想吃局路粮怎么办
*来自体生产

*短到吐血
*是he,日常卡在废话后面

*真的是he




*以下……段子?*



痒局长睡不着时,喜欢打电话给A路人。

那人睡迷糊后的声线很是可爱。

他会给他唱首歌,很温柔的歌。


同居后,局长睡不着时还是喜欢叫醒身边的路人。

他一样,会给他唱歌。


后来,痒局长的失眠症治疗好了。

后来,A路人的歌声从现实里消失了。


每到他离开的那天,又会再一次的睡不着觉。

他喜欢带着耳机,像从前一样,听着他的声音入眠。


———————————————————————————

*带着失眠与卡文的怨气的废话

*这个东西没有推荐的意义
*也没有喜欢的意义

常常在床上滚半天都睡不着觉

这时后循环听b站缓存的「因为爱情」总能帮助入眠

比ASMR还好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wwwww

上次痛经痛到哭出来,后来还呕吐+拉肚子时

也是趴床上听着老大的「因为爱情」

老大的声音大概有特别的治愈效果

听歌时喜欢去思考歌词,大概是因为听不懂法文,旋律又温柔。听这首歌特别放松。


———————————————————————————




「傻/逼!我留学回来了!」

「准备好晚饭,我马上就到家了。」

【四欠】发得有些晚的3周年贺文

*CP:不多的局路,几乎没有的狮鼠
*主要还是四欠
*喜欢他们四个好久,3周年了,丢个文自嗨

*部份是真的,部分是虚构,相信大家看得出哪些是虚构

*极短

*以下正文*




不知不觉,3年了。




他走在街上,套着万年不变的黑色连帽衣,一身黑让他亮橘色的发丝更瞩目,赤色的眸子,有些肉肉的脸。

他下班延误了些时间,拦了台车,目的地是那间许久没有人光顾的公寓房间。

房间不大,2个人居住还算宽敞,3个人稍微嫌挤,但4个人就……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挤下去的,4个成年男性。

按了几下门铃,却无人应答。

他有些失望,已经过了当初约好的时间了,却没有人到,亏他一路悬着的心都放不下,加紧赶过来的。

扳开有些生锈的鞋柜门板,里面有几双室内拖,和一双越显突兀的,不知道被狮子忘了多久的夹脚拖。

却没看见钥匙。


大概是出去买东西了吧?一向乐观的他是这样想的。

他弯着腿靠着门坐着,哼着有些熟悉的歌曲。旋律浪漫,是首温柔的歌。



影响A路人最深的,大概是2014年的年底,与那3个幼稚的家伙一起在b站发展。

发生过很多事。

想起了求生之路上的总总,互相撕逼,吵吵闹闹的迎接标准结局,过程却很开心。
那个傻/逼冲过来救他,那次不小心惊扰Tank时那人低声骂了句,便不再牵托的举枪。
自己还不知道为他打了多少次包。

想起你画我猜时看狮子和白鼠放闪,自己和那傻/逼配合得明明也很不错,那次他只画了两条线自己就猜出了正解啊!
不过……惩罚就惨不忍睹了。

和那傻/逼互相娇/喘什么的……。

两个男人一起玩层层恐惧就算了,还一起玩过花间事。

又想起机器迷城和被错过的天堂,那人大展身手后自豪的语气,自己还配合的在一旁应声。


不知不觉,3年了。

发生了太多,也改变了太多。

有好的回忆,也难免想起他被人伤害那时、把他拉进黑名单那时,宁愿不曾发生过的事。


听见了脚步,白鼠回来了,身后的狮子提着一大袋食材,却没见那个傻/逼。

开了门,许久未有人居住的房间早被那两人打扫得一尘不染。


还挺怀念这里,当时4个人心血来潮,在这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

之后……狮子去为他的梦想奔波,白鼠租了学校附近的房,自己和局长也相继搬离这里。

这里却一直保留原样,有刚好挤得下4个人的沙发、耐用的家具、许多曾有人生活过的痕迹。

那些痕迹,都带着回忆。

而这些回忆,是属于4个人的。


「局长说他那边有点事,尽量在晚饭前回来。」

时间也不早,3个人开始准备晚餐,倒是完成的挺快速。

丰盛的饭菜摆满本就不太大的桌子,却没有人拿起筷子,看着那空缺的位子,聊着近来发生的事。


待那人终于赶来时,10点多了。

路人起身热菜,那人也凑过了帮忙。

「饭都凉了,不是让你们先吃的吗。」

没有人应答,但默契的,每个人嘴角都挂着笑容。

四大欠王,是一家人。

缺少任何一个都是不行的。

这餐吃得特别慢,大家都饿了,想说的话却在抑止进食的步调,许久没有聚在一起,有太多太多一直没能当面诉说的话。

就算只是简单的问候。

就算只是那句引战的「傻/逼啊。」


打理好碗筷后,仍是彻夜未眠。




该……回到各自的生活了。

路人是最晚离开的,他留在这,细细把每一个角落都印在心底。

步出门后,却又见那熟悉的身影,玫红的发丝被随意扎起,搭在肩上。

那人向他伸出手,而他这次只是笑笑,没有再拒绝。


两男人不顾其他人的视线,拉着手走在河畔边。

耳边是街头艺人的歌声,那歌他再熟悉不过。

局长曾和小日记调过鬼畜作品,找了四欠合唱。

先是局长一人,再来加上了路人,然后是四欠一起。

像极了他们的相遇,因为鬼畜,和局长两人相识,之后组成了四欠。

然而那首歌的最后……竟只剩局长一人。

【不知不觉你已经离开我。】

【不知不觉我跟了这节奏。】

【后知后觉,后知后觉。】


路人收紧了牵着的手。

他一向相信,这首歌的最后,仍是四个……幼稚的家伙。





——————————————————————————

*日常废话

*日常乞讨爱心和推荐

之前就一直觉得「龙卷风」很虐,像极了四人的相遇,最后却只剩下一个人。

前面老大哼的「温柔的歌」,那时我想到的是「因为爱情」。

这次码的文没剧情可言,纯属抒发。

希望大家能喜欢

也没准备段子,见谅。

【局路】是个甜文(1)

*幼驯染设定
*年龄控制,局路同年龄设定,路人比局长大3个多月,所以依然算是年下(#
*前期幼儿园,后面会发展到高中
*家庭背景也是私设
*局长会弹琴也是私设
*种之各种私设
*以下正文*

1.
「你很脏啊!别靠近我!」
「两只眼睛的颜色还不一样,好可怕啊。」
「一定是怪物,你就是怪物!」
稚嫩的童音,喊着难听的话语,至少对这个年龄来说,十分难听。

2.
骚粉色微长的发丝,凌乱的塌在受了伤的小脸上,染上尘土的脸被泪水打湿,而在过长的浏海下,是一对美丽的异色眼瞳,蓝与绿中,溢出不甘与愤恨。这些事对痒局长来说都是很平常的事了,今天却不一样,有个高他半颗头的男孩,护在了他面前。

3.
「你好,我叫A路人,你叫什么?」
男孩把闹事的孩子赶跑后,笑着说。
阳光打在暖橘色的发丝上,相当耀眼,赤色的眼睛瞇成一条线。
「我叫痒局长。」
局长握住路人伸向他的手,也笑了。

4.
之后两人聊了很多,局长知道了路人的家与自己家隔了条街,不太远也不如邻居般近,路人的个性很开朗,也特别爱笑,在前面一跳一跳的走着,局长在后面小心的跟着,怕一转眼眼前的人就跑不见了,也怕跳着跳着就跌倒了。

5.
那天之后,A路人时常来找痒局长,只要是不用上学的日子都会拉着局长往公园跑。
A路人和痒局长上不同的幼儿园,所以大多见面时都是晚餐时间,有时路人的妈妈会送路人到局长家,两方家长也认识了,就时常在对方家吃晚餐了,有时在路人家吃,有时在局长家吃,但大多时间都是去路人家玩,局长的爸爸是医生,妈妈是律师,时常在外面忙着不回家,所以局长学会了自己乖乖待在家,平时安安静静的,被路人妈妈打上了「很乖巧」的标签,而事实也是如此。

6.
相较於痒局长,A路人的家中热闹许多。路人的爸爸是老师,妈妈是普通的家庭妇女。路人妈妈很温柔,脸上时常带着笑容,会讲故事给两个小朋友听,也会陪两人画画。

7.
痒局长特别喜欢跟A路人一起画画,他喜欢用橘色和红色这样暖色调的颜色来作画。而路人比较常用蓝色及绿色的冷色调,再加上突兀的粉色。

8.
A路人更喜欢去痒局长家弹钢琴,局长家有一台梦幻的白钢琴,每个星期六的早上都会有钢琴老师到家里授课,有时下午路人来时局长还在练习,路人就在一旁听着,之后再要求局长教他。

9.
两人还时常为「要弹琴还是画画」等问题争论,最终大多以「去公园玩」为结局。

10.
局长在幼儿园时也是这样安安静静,大多时间都抓着蜡笔。路人则相反,开朗的性格让他交到了许多朋友,但他时常挂在口上的话是「还是局长好」。

11.
痒局长是A路人最好的朋友。
「还是局长好,局长会陪我唱歌呢!」
「还是局长好,局长会教我谈钢琴哦!」
「还是局长好,局长很厉害,画画绝对不会输的!」
………………
「小女生好爱哭啊,开个玩笑都不行,还是局长好!局长也比每一个女孩子好看!」

12.
A路人也是痒局长最重要的人。
不输给家人的重要。
爸爸妈妈有时候特别晚回家,也特别累,没多说什么就准备睡觉了。除外痒局长接处到的人只剩钢琴老师还有幼儿园的老师与同学,还有现在已经不再出现的,那些欺负局长的孩子。

13.
局长还记得那天,是在常去的那个公园,突然出现的路人跑去和那几个孩子打了一架,这年纪的「打架」无非是骂个几句然后推个几下,最后声音吸引到附近别人的家长,硬是被拉开后,眼前便是路人大大的笑容。不久后,手中是被路人握热的糖果,另一只手被路人牵的紧紧的。

14.
是啊,A路人是痒局长最重要的人,比任何人都重要。

15.
痒局长死命跟家人要求,一定要和路人上同一间小学,尽管家人告诉他不一定会在同一个班,且路人也会有其他朋友。而路人那边,也是天天和爸爸妈妈说想和局长一起去上学。

16.
最后家长还是让两人读同一间学校了,而不知道局长家长怎么处理的,还真的在同一个班级了,且是这6年都不会分到不同班。

17.
因为这个原因,局长也不用搬家了。
原本痒局长要搬去别的城市的,因为家人工作的调转。最后没有搬走,相对的,局长一个人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18.
但局长还是天天和路人待在一起,早上拉着手一起走这20分钟的路程,放学再拉着手一起回家。后来上了初中,也是这样同一间学校,同一个班级。

19.
但局长比路人高了,看不惯路人老喜欢挡在自己面前。局长的成绩一直都很好,在班级是中上的成绩,但并不是用功得来的。而路人其他科都普普通通,英文成绩却格外的好。

20.
之后的一天,路人刚拿完校外英文朗读比赛的冠军回来。一天没听课让他不好应对本身就不擅长的数学功课。他抱着作业簿去找班上擅长数学的一个男生。路人的性格让他很快和大家混熟了,而这个同学偏偏是班上少数没什么交流的。

21.
已经放学了,局长帮老师抱作业本去办公室,教室内只剩这两人。那人的脸色瞬间便的不太对,路人还没弄清状况,就被那人以恶言相对。

22.
路人这才得知,他早看不惯自己在老师和同学间极好的人缘,现在又认为自己刚比完赛后刻意以数学作业为理由靠近他,准备晚点提下没听到课的原因来刺激他。

(我不会打架,更不会男生间的打架,原谅我用就这样带过剧情。。。)

23.
痒局长回来后,只见路人身上带伤,跌坐在地上,而另一人弯着腰,一手用力掐在他肩膀上。

24.
其实那人也受了点伤,只是局长压根懒的去多注意他。随便「处理」完,便拉着路人走了,至于这个「处理」,无非是加重了那人的伤势。

25.
路人不肯去保健室,又不愿这样子回家,于是两人去了局长家里处理伤口,一路上都没有说话。

26.
「就因为这样?」
「是啊……」
「下次来问我吧。」
「你的成绩有比人家好吗?我怕你也不会啊。」
「那我破例,稍微认真听课吧。」
之后,痒局长比谁都还认真,成绩冲到了第一名。

27.
「果然,还是局长最好了!」
A路人笑了。
这笑容比平时还好看。
而平时的笑容……
一直都是在局长面前最耀眼。

28.
之后两人时常一起做作业,路人有不会的地方,就去问局长,局长会细细的讲解给路人听。有时也会换路人为局长讲解英文。

29.
两人也去了同一所高中,一如既往的在同一个班级。自幼儿园时相遇后,早就已经无法和对方分离了,家长们也大概感觉的出来,但也不太去干涉。只是两人不知道而已。

30.
高中时,两人在离家较远的地方租了间方便上下学的房子。房子不大,却也不小。一人一间房,一个稍宽敞的客厅,和几乎没机会使用的小小厨房,再一个小阳台。
这两人住着正舒适。

31.
比起客厅,两人更长出没在局长房间里。路人的房间一直保持整洁的状态,相对局长的房间待着正舒适。
反正弄多乱都不会是自己房间乱嘛!
by. A路人

32.
搬家除了远离了父母,也远离了那架白钢琴。在离开前,路人特别要求局长认真的弹首歌,而路人负责录音。
那首歌一直是A路人的手机铃声——《因为爱情》。

(嗯就是老大用法语翻唱的那个!我相信钢琴版没问题的!)

33.
路人给局长设定了专属的铃声。
一样是钢琴曲。
一样是《因为爱情》。
但这首是从中间开始录制的,收音也比不上正式版本。
在钢琴声下,还有另一个声音,轻轻的跟着哼唱。

34.
那是正式录制前的最后一次练习,A路人站在痒局长身后,视线渐渐从那双手移动到痒局长侧脸上,凝视着眼前格外认真的人,心也渐渐静下来。
突然耳边传来细细的哼唱声,他想都没想,赶紧打开手机录制。
A路人很喜欢唱歌,也很喜欢在局长练琴时跟着唱。
而痒局长反倒很少认真唱完一首歌,大多是只唱个一 两句就停止。
因此,这份录音对路人来说,相当重要。

35.
A路人想好好的唱完这首歌。
想投注感情,把这首歌浪漫的氛围唱出来。
利用课馀时间练习法语歌词的发音,最后熟练到可以清唱出整首歌。

36.
而最后的完成品,也发了一份到局长那边。
痒局长轻笑。
将音乐设定成了路人的来电铃声。

37.
但其实,痒局长的通讯录里并没有多少人。
基本上只有自己的家人和路人的家人,再加上置顶的「SB路人」。

38.
痒局长不喜欢路人和其他人太靠近,也不喜欢路人太常提起某人。但局长只是一直看着,一直听着。
初中路人受伤的事依稀在脑中残存,因此局长一直认为,路人不能轻易的离开自己身边。
他原先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情,认为只是单纯想保护身高以跟他拉开的路人而已。

39.
后来某夜,局长作了个梦。
梦中的路人攀到他身上,最后被他压在身下,喘息着。
醒来时,路人本人正在自己身边,他看凝视着路人的睡脸许久,最后拿起手机拍了张照,然后默默走向卫生间。
他其实很想将那张照片设成屏锁或桌布、键盘,但又怕被路人发现,最终还是默默的待在加密相簿里。

40.
毕竟两人从小就待在一起,这样的感情并不好察觉。
一起睡觉、洗澡之类的都没少做过,但既然已经意识的了,就必须正视。
痒局长并没有犹豫,果断面对了。以后会发生什么,都等发生后再面对就好了。
局长现在只想,好好保护眼前这个人,并不让任何人,夺走他。

tbc.

目前只写到这样!
还有好多想写的,并且这次是自己稍微比教不勉强的文风,所以估计不会坑!!
上次的那篇。。。其实那种文风我并不擅长。。。。

内容虽然有些跳痛,但我只是想把心中堆积的各种甜甜甜发泄出来!
因为不是一口气写完的,所以前后的风格有些差异。。
嗯我并没有固定的风格wwwww

然后我其实不会取名。。

最后喜欢的话请按下小爱心♡
谢谢看到这里
(应该下一篇就会完结,我不擅长写长文。。。

六欠的高校日常(2)

*CP:局路,獅鼠,K漏

*校園設定

*甜甜甜(虐可能,但主旨是甜)

*鋪程夠了後可能會演變成段子

*未來一片迷茫,還不確定發展

*各種的同人文看多了導致ooc可能

*才剛剛認識的四欠們青澀一點沒問題的ww(#

*深愛著四欠全體的局廚一隻

*更新時間不固定

*沈迷於六欠無法自拔

———————————————————

一路上,充滿了嬉鬧聲。
走廊上的喧嘩中,六人的聲音格外突兀,就這樣到了食堂。

「哇,人可真多。」

「真的吃的到東西嗎。。」
來自白鼠和路人絕望的語氣,獅子自告奮勇的衝進人群。

「我要吃肉啊啊!」
只見局長大喊了一聲便跟了上去。

兩人處理好了六人份的午餐後,慢悠悠的走了回來,其餘四人也已經找好位子坐下了。

「原來你真的吃素啊。」

「看來局長拯救了我們的午飯呢。。」

「哎!KB你鈣奶給我喝吧!」

「漏兒喜歡的話以後都給你吧。」

就算到了食堂,空氣依然靜不下來,而他們的聲音卻不曾被掩蓋,這與音量無關,或許。。。一輩子都不會消失呢!那樣該有多好,從一個人,到兩個人,再到六個人。永遠這樣熱熱鬧鬧的聊些沒營養的話題不也挺好?
A路人在心裡默默的想著。

吃完飯後還有點時間,先回到教室占位子了,早上還沒換座位,不過有事先預告是下課時先搶先贏。

局長選了最後排左邊靠窗的位子。
路人坐在了局長前面。
路人拉著白鼠和他一起,與認識多年的學霸坐一起多吃香啊!
獅子坐到了白鼠後面,局長的旁邊。
KB坐在獅子右邊,隔了條走道。
哦漏默默的坐在了KB旁邊。

「哎話說,為什麼女生們總喜歡到處認媽媽認姐妹啊?」

「不知道阿。」

「不過。。媽媽的話果然還是白鼠了!我跟你們說啊!白鼠做飯可好吃了!而且會隨時攜帶簡單的藥品,我不吃的食物也都是白鼠幫我吃掉的!」

「你這話。。就差標個價錢把我給賣了。。」

「哎?那我要當爸爸!」

「就你,當兒子差不多吧。」

「不管!我就要你們叫我爸爸!老婆你可要站我這一邊啊!」

「臥草誰是你老婆啊!」

「我是爸爸,你是媽媽,我沒叫錯啊?啊!老婆我錯了!別打了!」

「想不到。。白鼠力氣挺大的啊。。」
KB在心中默默為獅子點了蠟。

「沒事!甜蜜蜜的家暴而已!啊好痛啊!」

局長看向了前面笑的燦爛的路人,突然起了個有趣的念頭。

「那路人你叫我聲痒哥哥吧。」

「SB局長我艹拟爸爸!叫痒SB還差不多!」

看著眼前的人炸毛,這傢伙。。。還挺有趣的啊。
局長心想。
伸手撥下連帽衣的帽子,撫上了翹著呆毛的暖橙色髮絲。

「臥草!不準摸我頭!!」

「會長不高?」

「KB你個濺狗!!!」

無視身旁KB的求救,靜靜的聽著這教室角落的談話,陽光撒在桌面形成了些許的色差。桌面上的手,暖暖的,不孤單的心,也暖暖的。
想到這裡,哦漏露出了比陽光更加溫暖的笑容。

「誰讓你要做死呢。」
輕輕的,甜甜的聲音說著。

六欠的高校日常(1)

*CP:局路,獅鼠,K漏
*校園設定
*甜甜甜(虐可能,但主旨是甜)
*鋪程夠了後可能會演變成段子
*未來一片迷茫,還不確定發展
*各種的同人文看多了導致ooc可能
*才剛剛認識的四欠們青澀一點沒問題的ww(#
*深愛著四欠全體的局廚一隻
*即將會考暫時更的慢

———————————————————

這。。算是孽緣嗎?
高一那年,遇上了幾個陪我走過5年10年,或到死亡都不會離開的同伴,也遇到了最特別的「他」,只要你們一直在我的身邊,就是幸福的了。

———————————————————

今天是billbill高中開學的日子,一間教室的門再次被緩緩拉開,一個睡眼惺忪的學生咬著麵包踏著沈重的步伐向後排走去,他有著一頭溫暖的橙髮,在制服內穿了件薄款的黑色連帽衛衣,夏季的豔陽讓人懷疑他是不是虛寒的體質,但他自己穿的舒服也不用在意太多了,赤色的瞳子微微瞇起,像隻慵懶的貓。

少年緩慢的吃完麵包後,終於注意到他身旁的學生,同樣顯眼的白髮,頂著兩球耳朵,鏡眶下是湛藍的雙瞳,在潔白的制服的襯托下,給人「乾淨」的映像。
「白鼠!這麼巧又同班啦!」
「是啊。。」
「那這三年的功課就繼續拜託你拉!」
「你。。算了不和你計較」
被喊作白鼠的少年鬆了鬆領口,只有四臺電扇在運轉的教室顯得格外悶熱。

又過了大約10分鐘,老師來了。
剛經過漫長的假期,大家也都沒心情去注意老師說了什麼。反正A路人就只聽進了可以開冷氣,等下要把東西放去宿舍,然後一個運氣不好的御姐被選為班長,她旁邊短頭髮的妹子被拖下水成了副班長。

「啊~好煩阿~~」
「快到了快到了。」
「話說我們宿舍是哪間啊?」
「隨緣唄,你剛壓根沒在聽老師說話吧?說了自己選,選了就注定終生了。」
「那我們兩個在一間吧!你的話絕對不會坑。」
「我怎感覺養了個兒子哎。。」
此時的伊麗莎白鼠還不知道,他將來會收至少四個讓人不省心的兒子呢。

學校的宿舍空間很大,所以是六個人一間的,一坨橙色和一坨白色流著滿身汗隨便打開了一間450號房的門,只見路人隨便找了張床就撲上去了。

「阿新舍友嗎?你好,我是哦漏QAQ。」
黑髮的少年伸出手,藍色的眼眸中透著溫柔的神色。
「阿!嗨!我是KBshiny,睡漏兒下鋪!」
電腦前的少年摘下耳機。
「你好,我是吃素的獅子。」
「我是癢局長。」
另外兩人同時說道。
等等。。這兩人怎麼那麼眼熟。。這熟悉的黃色短髮,這顯眼的騷粉色長髮和不同於別人的異色瞳。。。
「班長和副班長!?你們不是女的嗎!?」
。。。。。。。。
「噁。。我是男的。。還有你躺的那張床我已經占了。」
「阿。。哦,那還有哪裡是空的啊?我是A路人。」
「最裡面的是我和KB的,靠近門的下舖是局長的,那裡有插座方便他吹頭髮,獅子睡中間的下舖。」
「我本來想睡上舖的阿,但我今天已經撞到兩次頭了。」
「那。。我睡中間上舖吧?我是伊麗莎白鼠。」

房間門口進來的位置望去,左邊是三張床,右邊是四張書桌,對面還有兩張,每兩張桌子有一個插座,看剛剛KB坐在那,估計對面的兩張已經被KB和哦漏承包了。
而那四張桌子呢,最外邊和最裡邊的也已經有東西了。
「你叫白鼠是吧!來坐我旁邊吧!坐局長那種學年第一的學霸旁太有壓力了!」
路人看著獅子拉著白鼠到位子上,哎。。開提醒他其實白鼠也是個學霸嗎?算了,等他自己意識到吧。。

待路人把東西打理好後,一群人便往食堂出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