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死在可可杯中的废材棉花糖♡

懒癌末期患者ヾ(¯∇ ̄๑)
重度CP洁癖
小学生文笔 更文极度缓慢
谢谢关注与喜欢哦亲(ノ*>∀<)ノ♡



头像@岚音❀洛府的一只猫

【双豆花/甜咸】病爱

*CP:甜豆花x咸豆花

性格不熟所以。。有点我流设定(?

集气集气!跪求坐拥双豆花!!

来自抽不到哥哥还弱弱打不了偕战屯弟弟的渣渣我。

*短爆

*以下正……段子?*

【咸豆花】

我的哥哥,是恶魔。

他不爱我,也不会爱我。

却会在我眉眼印上一吻。

他会从背后拥抱我,尽管我怎么拒绝,他都不会放手。

他不会爱我,却对我做出最亲暱的举动。

我不能没有他,但他不是。

所以我带着面具,拒绝他。


他是恶魔。

不爱我,却勾得我离不开他。

不爱我,却逼我与他交欢。

逼我在不合时宜的场所做些见不得人的事。


他蹂躏我的身体,却不曾吻过我的唇。

他是恶魔,我不能爱他。

我却无法抑制的,对他着迷。





【甜豆花】

我的弟弟很不乖。


他在我的怀中挣扎,他拒绝我所有的触碰。

老招惹一些杂碎的视线。

虽然并非他有意。


我的弟弟很傻。

他以为我看不出他对我的痴迷。

我清理掉不起眼的杂碎,他不知道有人爱他。

我替受伤的他疗伤,他离不开我。

那些恋人做的事我们也做,接吻除外。

我诱拐他与我交欢,并用他满足我肮脏的嗜好。

他被欺负的表情很美。

所以我拒绝他性事上的每一次索吻,并欣赏他失落的神情。

他很傻,所以永远不会知道。

我有多爱他。

【四欠】发得有些晚的3周年贺文

*CP:不多的局路,几乎没有的狮鼠
*主要还是四欠
*喜欢他们四个好久,3周年了,丢个文自嗨

*部份是真的,部分是虚构,相信大家看得出哪些是虚构

*极短

*以下正文*




不知不觉,3年了。




他走在街上,套着万年不变的黑色连帽衣,一身黑让他亮橘色的发丝更瞩目,赤色的眸子,有些肉肉的脸。

他下班延误了些时间,拦了台车,目的地是那间许久没有人光顾的公寓房间。

房间不大,2个人居住还算宽敞,3个人稍微嫌挤,但4个人就……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挤下去的,4个成年男性。

按了几下门铃,却无人应答。

他有些失望,已经过了当初约好的时间了,却没有人到,亏他一路悬着的心都放不下,加紧赶过来的。

扳开有些生锈的鞋柜门板,里面有几双室内拖,和一双越显突兀的,不知道被狮子忘了多久的夹脚拖。

却没看见钥匙。


大概是出去买东西了吧?一向乐观的他是这样想的。

他弯着腿靠着门坐着,哼着有些熟悉的歌曲。旋律浪漫,是首温柔的歌。



影响A路人最深的,大概是2014年的年底,与那3个幼稚的家伙一起在b站发展。

发生过很多事。

想起了求生之路上的总总,互相撕逼,吵吵闹闹的迎接标准结局,过程却很开心。
那个傻/逼冲过来救他,那次不小心惊扰Tank时那人低声骂了句,便不再牵托的举枪。
自己还不知道为他打了多少次包。

想起你画我猜时看狮子和白鼠放闪,自己和那傻/逼配合得明明也很不错,那次他只画了两条线自己就猜出了正解啊!
不过……惩罚就惨不忍睹了。

和那傻/逼互相娇/喘什么的……。

两个男人一起玩层层恐惧就算了,还一起玩过花间事。

又想起机器迷城和被错过的天堂,那人大展身手后自豪的语气,自己还配合的在一旁应声。


不知不觉,3年了。

发生了太多,也改变了太多。

有好的回忆,也难免想起他被人伤害那时、把他拉进黑名单那时,宁愿不曾发生过的事。


听见了脚步,白鼠回来了,身后的狮子提着一大袋食材,却没见那个傻/逼。

开了门,许久未有人居住的房间早被那两人打扫得一尘不染。


还挺怀念这里,当时4个人心血来潮,在这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

之后……狮子去为他的梦想奔波,白鼠租了学校附近的房,自己和局长也相继搬离这里。

这里却一直保留原样,有刚好挤得下4个人的沙发、耐用的家具、许多曾有人生活过的痕迹。

那些痕迹,都带着回忆。

而这些回忆,是属于4个人的。


「局长说他那边有点事,尽量在晚饭前回来。」

时间也不早,3个人开始准备晚餐,倒是完成的挺快速。

丰盛的饭菜摆满本就不太大的桌子,却没有人拿起筷子,看着那空缺的位子,聊着近来发生的事。


待那人终于赶来时,10点多了。

路人起身热菜,那人也凑过了帮忙。

「饭都凉了,不是让你们先吃的吗。」

没有人应答,但默契的,每个人嘴角都挂着笑容。

四大欠王,是一家人。

缺少任何一个都是不行的。

这餐吃得特别慢,大家都饿了,想说的话却在抑止进食的步调,许久没有聚在一起,有太多太多一直没能当面诉说的话。

就算只是简单的问候。

就算只是那句引战的「傻/逼啊。」


打理好碗筷后,仍是彻夜未眠。




该……回到各自的生活了。

路人是最晚离开的,他留在这,细细把每一个角落都印在心底。

步出门后,却又见那熟悉的身影,玫红的发丝被随意扎起,搭在肩上。

那人向他伸出手,而他这次只是笑笑,没有再拒绝。


两男人不顾其他人的视线,拉着手走在河畔边。

耳边是街头艺人的歌声,那歌他再熟悉不过。

局长曾和小日记调过鬼畜作品,找了四欠合唱。

先是局长一人,再来加上了路人,然后是四欠一起。

像极了他们的相遇,因为鬼畜,和局长两人相识,之后组成了四欠。

然而那首歌的最后……竟只剩局长一人。

【不知不觉你已经离开我。】

【不知不觉我跟了这节奏。】

【后知后觉,后知后觉。】


路人收紧了牵着的手。

他一向相信,这首歌的最后,仍是四个……幼稚的家伙。





——————————————————————————

*日常废话

*日常乞讨爱心和推荐

之前就一直觉得「龙卷风」很虐,像极了四人的相遇,最后却只剩下一个人。

前面老大哼的「温柔的歌」,那时我想到的是「因为爱情」。

这次码的文没剧情可言,纯属抒发。

希望大家能喜欢

也没准备段子,见谅。

六欠的高校日常(2)

*CP:局路,獅鼠,K漏

*校園設定

*甜甜甜(虐可能,但主旨是甜)

*鋪程夠了後可能會演變成段子

*未來一片迷茫,還不確定發展

*各種的同人文看多了導致ooc可能

*才剛剛認識的四欠們青澀一點沒問題的ww(#

*深愛著四欠全體的局廚一隻

*更新時間不固定

*沈迷於六欠無法自拔

———————————————————

一路上,充滿了嬉鬧聲。
走廊上的喧嘩中,六人的聲音格外突兀,就這樣到了食堂。

「哇,人可真多。」

「真的吃的到東西嗎。。」
來自白鼠和路人絕望的語氣,獅子自告奮勇的衝進人群。

「我要吃肉啊啊!」
只見局長大喊了一聲便跟了上去。

兩人處理好了六人份的午餐後,慢悠悠的走了回來,其餘四人也已經找好位子坐下了。

「原來你真的吃素啊。」

「看來局長拯救了我們的午飯呢。。」

「哎!KB你鈣奶給我喝吧!」

「漏兒喜歡的話以後都給你吧。」

就算到了食堂,空氣依然靜不下來,而他們的聲音卻不曾被掩蓋,這與音量無關,或許。。。一輩子都不會消失呢!那樣該有多好,從一個人,到兩個人,再到六個人。永遠這樣熱熱鬧鬧的聊些沒營養的話題不也挺好?
A路人在心裡默默的想著。

吃完飯後還有點時間,先回到教室占位子了,早上還沒換座位,不過有事先預告是下課時先搶先贏。

局長選了最後排左邊靠窗的位子。
路人坐在了局長前面。
路人拉著白鼠和他一起,與認識多年的學霸坐一起多吃香啊!
獅子坐到了白鼠後面,局長的旁邊。
KB坐在獅子右邊,隔了條走道。
哦漏默默的坐在了KB旁邊。

「哎話說,為什麼女生們總喜歡到處認媽媽認姐妹啊?」

「不知道阿。」

「不過。。媽媽的話果然還是白鼠了!我跟你們說啊!白鼠做飯可好吃了!而且會隨時攜帶簡單的藥品,我不吃的食物也都是白鼠幫我吃掉的!」

「你這話。。就差標個價錢把我給賣了。。」

「哎?那我要當爸爸!」

「就你,當兒子差不多吧。」

「不管!我就要你們叫我爸爸!老婆你可要站我這一邊啊!」

「臥草誰是你老婆啊!」

「我是爸爸,你是媽媽,我沒叫錯啊?啊!老婆我錯了!別打了!」

「想不到。。白鼠力氣挺大的啊。。」
KB在心中默默為獅子點了蠟。

「沒事!甜蜜蜜的家暴而已!啊好痛啊!」

局長看向了前面笑的燦爛的路人,突然起了個有趣的念頭。

「那路人你叫我聲痒哥哥吧。」

「SB局長我艹拟爸爸!叫痒SB還差不多!」

看著眼前的人炸毛,這傢伙。。。還挺有趣的啊。
局長心想。
伸手撥下連帽衣的帽子,撫上了翹著呆毛的暖橙色髮絲。

「臥草!不準摸我頭!!」

「會長不高?」

「KB你個濺狗!!!」

無視身旁KB的求救,靜靜的聽著這教室角落的談話,陽光撒在桌面形成了些許的色差。桌面上的手,暖暖的,不孤單的心,也暖暖的。
想到這裡,哦漏露出了比陽光更加溫暖的笑容。

「誰讓你要做死呢。」
輕輕的,甜甜的聲音說著。